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网络

将门毒女 第一百四十五章

发布时间:2020-01-16 13:48:08

将门毒女 第一百四十五章

素问可算是怒不可遏了,这样的作为原本可算是大不敬了。但素问可不是什么傻子,容渊这點把戏她一开始的时候倒也还真的以为他是一时不慎被偌樱给掳了。

但是现在看到容渊那姿态,素问才知道自己压根就是想错了,容渊哪里是被掳了,换一句话说,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根本就是刻意让人把她抓走了。就算容渊再怎么不济,他也应该是有着一些警觉性的,又怎么可能会像是刚刚那样轻松地被人给掳劫走。她就已经完全没有话可说,他这样做到底图的是什么?!

图她来救他不成?素问实在是不能明白,她完全不能明白他的脑袋里头到底在想着什么,难道说被这样的一个老妖怪轻薄是一件很好的事情不成?!

素问那一拳挥上去的时候,当她的拳头砸到容渊的眼眶的时候,那触感真实的感觉,这一拳下去,她只觉得自己心中一片舒爽。

容渊被素问揍了这么一拳,眼睛十足的吃疼无比,但是这心中却多少还是有些欣喜的感觉,素问会来寻他,容渊心中也是有几分开心的,这证明在素问的心中自己到底也是有着一席之地的,这一點又怎么是能够不叫他觉得有些开心。容渊知道自己这样的计谋到底是瞒不过素问的,而他也没有想过能够瞒过素问的。却到底还是没有想到素问在想到这一切之后的反应竟然是现在这样直接一拳挥了过来。

容渊吃了这一拳倒也没有半點的愤怒的感觉,他只是捂着自己的眼眶,虽说他现在这个样子的确是有些狼狈,但却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的笑容淡淡的,嘴角微微地弯着。

素问是半點好气也没有,她狠狠地瞪了一眼容渊,转身抱着怀中的那一面铜镜径自走出了这个幽暗的地方,挽歌自然是跟在素问的身后,那形影不离的。

姚子期咒骂着,他哪里能够想想得到素问竟然是会使用出这样的手段来,他看着那一张面目全非的脸还有佝偻在一处的模样,姚子期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想不起刚刚偌樱那一张脸到底是怎么样的倾国倾城了,他的眼睛里头甚至是脑海之中记忆住的都是如今偌樱的模样,面目全非的脸,皱巴巴的皮肤,还有那阴毒的模样。他几乎都已经想不起来自己在看到她的第一眼的时候自己那xiao心肝扑通扑通跳的厉害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姚子期骂了两句之后就闭嘴不再说话了,他突然也意识到了素问所说的压根也是没有半點错的,他喜欢偌樱什么,不过就是因为她有着一张漂亮的脸罢了,那曼妙的身姿罢了。也如同素问所说的那样,每一张看着是美人的脸孔下面到底有着的是怎么样的嘴脸是一定美若天仙还是千疮百孔,这都说不上来,有几个人是真情实意的,又有几个人是虚情假意的,光是一张脸又能够看出點什么来呢?!

姚子期对素问也没有之前那般的埋怨了,他将容渊xiao心翼翼地扶着,这xiao道太xiao,姚子期便是将容渊背在自己的身上,原本他还觉得自己是承受不起的,但直到将容渊背负在身上的时候,姚子期才发现原来自己也是能做些事情的,至少背着这百来斤的人的时候,他也没有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姚子期呼哧呼哧地背着容渊在后头走,他可以远远地瞧见在前头的那昏暗的光线,他本还有些害怕,但直到现在自己这样走的时候,能够瞧见那一點光亮,他便是觉得自己像是看到了一些个希望似的,心中也没有什么畏惧了。

容渊的身子还有些麻木,半點也使不上力气。他打从记事的时候开始他就没有是这样被人背负在身上过,如今还是被姚子期这个人背负在身上,容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应该笑还是应该觉得自己应该庆幸素问没有恼怒到将他丢在那鬼地方置之不理。

姚子期一边背着容渊,他也觉得这一段路枯走无聊,也不再顾及自己身上所背负的人是越国的王爷手掌兵权的元帅,他道:“殿下,您没有怎么样吧?”

其实姚子期想要问这么一句话已经在心中想了很久了,他们刚刚进去的时候,瞧见容渊那样子委实是有负于他那英明神武的形象,这说出去堂堂一个王爷要是被人给强了,这可真是一件丢脸无比的事情。二是,就这么一段时间,就已经完事了,那么作为一个男人来说,这比被一个男人强了还要来的丢脸。

容渊的心情原本还算是不错,但听到姚子期那试探的问话,容渊原本还有些上扬的心情一下子就没了。这姚子期,果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哪里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似的,自然是半點事情都无的。

容渊不答话,只是骤然有了几分冷意,“你想知道什么?”

姚子期感受到那话中的冷意,也明白自己应该是说错了什么话了,他默默地闭嘴,认命地将容渊给背负出去,心中却还是忍不住在想,他哪里是想知道什么,不过就是关心地一下而已,哪里晓得这是虎须半點也是捋不得的。而且他知道的可多,这庆王殿下同肃王殿下一般,不就是看中了那丫头么。姚子期在心中忍不住道,看上那丫头,早晚有得你们受的。

容辞在上头等了良久,他看着那黑黝黝的洞口,多少还是觉得有些不大放心想着要不要让清风清朗下去一看瞧瞧动静,在他一颗心都已经完全被拧了起来的时候,这才听到了从那洞口之中传来微微的声响。

素问从那洞口里头跃了出来,她拂着身上可能会沾染上的脏污,在这昏黄如血色一般的阳光下看着自己手掌心里头的这个东西,在光线下,那铜镜的镜面折射出盈盈的光彩,看着倒是同平常的铜镜没有半點的差别,只不过这玩意看着是有些古旧而已。

挽歌也随之而出,他站在一旁看了看自己周身,在里头这额一圈倒是没有沾染上半點的脏东西,他看着素问在那边颠来倒去地看着自己手上的那一个铜镜看着,他也凑过去看了一下,倒也没有发现这人东西到底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所在。

“这就是黄泉之月?”挽歌的声音之中带了一點困惑,他见素问将这个东西带了出来,看的又是那样的仔细,想来应该就是她要到在恶魔城寻找的东西才对了,但现在这么一看之后,这东西同他所想之中应该会有的模样差别太大了,太过稀松平常的很了,半點也不像是有什么特别之处的。

“应该就是它没错了。”素问翻过镜面看着这镜后头所刻着的那些个古朴的文字还有那边角上用内力用力按下的那一个指印,看着这指印,素问就觉得自己心中所有的迟疑和困惑都在这一瞬得到解答了,这样的力度她早就已经面对很多次了,光是看着她都能够知道这是谁留下的印记。这样的印记一般人谁都不会做的,所以她绝对是没有找错方向也没有弄错东西,这看着不怎么靠谱的玩意就是黄泉之月。

容辞看着素问反反复复地看着手上的铜镜,又听得素问和挽歌之间的对话,知道她已经寻找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东西,也就是说这看起来不怎么显眼的铜镜就是素问一直在寻找的黄泉之月。他看着倒也没察觉出什么不同的地方,但他到底是相信素问的,既然素问说这就是黄泉之月,那这就一定是黄泉之月了。

他看了一看那洞口,有些迟疑自己的皇叔和姚子期怎么是还没有出现的,一想到自己那看着是冷漠半點狡猾心思都不会使用的皇叔所使用的手段,容辞觉得自己皇叔既然是能够使出那样的手段来那么应该不至于是会有什么的问题才对,但这于情于礼之上自己到底还是应该问上一问的,容辞想了一想之后便是要开口询问,“素……”

他的声音才刚刚说出口,却是见那洞口攀附着一只手出来,死死地扣住那地面。手背上的青筋全部都冒了起来,一个带着喘气的声音从那洞口闷闷地传来:“快點,我快死了……”

姚子期的声音带着抑制的声响,似乎已经撑到了极限一般,不过他也的确是撑到了极限了,能够以一人之力将容渊从那里头背了出来直到这个洞口,这对于他来说也可算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

“……”

清风清朗上前了一步,两人拽着姚子期的双手微微一个用力一下子就将他从这里头给拽了出来。等到出来了之后才发现原来容渊正在姚子期的背后,全然仰仗着姚子期一手给托着。

“殿下。”清风清朗xiao心翼翼地将容渊扶到了一旁,这才发现容渊身上那一件衣服已经变得有些破破烂烂了,索性姚子期这人脱了自己身上的外衫才遮挡住了,否则这看上去就不仅仅只是落魄而已了。

而且,他们也瞧见了容渊这乌青的眼眶,这一拳砸的可真是够微妙的了,正对着眼睛砸的。没有砸坏眼睛却又成功地造成了眼眶黑了一块,那模样看着不知道是有多么的滑稽。

清风清朗也没有想到他们一贯是英明神武的王爷会落到这个田地,这眼神之中就显得稍微有些微妙了起来,只觉得自己像是做了一场梦似的荒谬,这样子的人怎么就成了庆王殿下呢?!而且这眼睛是谁打的,谁有这样的一个胆量去打来着?!

清风清朗这样想着,不由地将视线落到了蹲在一旁喘气喘的像是稍微有一口气没提上来就会直接去见了阎王的姚子期一眼,朝着他瞪了一眼。

姚子期被清风清朗这眼神一瞪,他也颇有几分无奈,只得是将视线落到了素问的身上,表明这事半點也是同他没有什么干系的。清风清朗顺着姚子期的视线看向素问,他们也一下子是无话可说了,这种事情也的确像是素问这样不管不顾的人会做出来的事,正常,再正常不过了,真的!

容辞原本对自己这皇叔的诡计还多少有些个在意,本想说出一些个话来,但现在瞧见自己这皇叔这个模样来,容辞倒是觉得有些对自己这皇叔有些同情了起来。这有时候未必是能够占到什么便宜不是?!而且看皇叔这模样,看来这占据了便宜的人也不是素问倒是旁人了,皇叔这般举动倒是十足有些偷鸡不成蚀把米的意味在了,也不知道如今自己这皇叔的心中是有多么觉得呕得慌了。

一想到这一點容辞觉得自己的心中也有些舒坦了,感觉自己就是素问,而自己那皇叔自然是姚子期了,看着这般模样,容辞倒也能够明白素问整日欺压着姚子期的时候心中是怎么样的感想,必定是有几分愉悦的。他轻笑了一声,觉得自己这笑声在此时此刻略微是有些过分了,也略微是有些太过落井下石,所以容辞微微地敛了敛自己的神情,用手微微挡了挡之后方才道了一句:“皇叔你受苦了。”

容渊看着容辞那满含着笑意的眼神,还有他那动作,这笑也便是笑了,这遮掩着自己嘴巴那动作倒是显得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了,难道他觉得自己这笑一旦遮住了自己就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神情揣测不到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了不成?容渊扫了一眼过去,这眼神之中可算是威吓性十足。

容辞是和容渊处惯了的,哪里不知道如今自己这皇叔心中是不爽的厉害,刚刚那眼神就是在警告着自己的呢,可容辞又是什么人,他自然是不怕的。皇叔啊皇叔,以往的时候你可算是春风得意马蹄疾的狠了,如今好不容易得了这倒霉的时候,他自然是要好好地笑上一笑的。

“皇叔你这样子似乎有些行动不便,怕是出了什么事情?素问,你且同皇叔瞧上一瞧。”容辞的声音温温和和的,那自然的语气仿佛是在诉说着他同素问的关系匪浅一般。

素问自然也是知道容渊如今这情况的,可一想到容渊这欺骗于她的作风,素问的声音就显得是没有几分好气了,她看了容渊一眼道:“有什么打紧的,不过就是中了一些个软筋散罢了,软上两日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只是我们进去的时候不是什么好时候,怕是打扰了庆王殿下的好事,还请庆王殿下恕罪才好。”

素问那不冷不热的话叫容渊更加的无语,他这越发觉得自己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眼下可好,素问这救是来救了他了,但是这话说的,倒像是他看上了那偌樱似的。容渊倒是想朝着素问吼上一句他做那些个事情还不是都是因为素问的缘故,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说不口,那一张脸色是分外的难看,铁青一片。

容辞心中有几分开怀,他说得再多只怕也不及素问刚刚所说的那一句吧?!是以,容辞看着容渊的神情倒也有了几分同情的意味,皇叔那么做也可算是已经表明了自己的心意,他们按说应该可算是敌对的,但容辞如今可甚为同情自己这皇叔。

莫说容辞觉得有些同情容渊了,就连挽歌也是有些同情的,这男人最了解同样身为男人的想法。挽歌不能揣测出素问对于这两位王爷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想法,但挽歌只觉得,每一个看上姑娘的人都是值得同情的,因为姑娘未必会愿意去琢磨他们。又或者,姑娘明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用意,只是不愿意将事情捅得太开了一些罢了,毕竟在这一条路上行走,有些事情如果说的太开,彼此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反而觉得尴尬,倒不如当做半點也不晓得这件事情要来的好。

挽歌在心中轻叹了一声,他也委实觉得容渊容辞两人有些可怜。

容辞轻笑了几声,原本他还有几分介怀素问这些日子同自己的疏远,但是有些时候真的是有比较才会有感悟,但自己心情不怎么好的时候看到旁人也一并吃瘪,他的心情也便是没有这么的难受了。

“既然如此,我便也就不担心皇叔您了。”容辞道,他抬眼看了一看天色,“如今天色已暗,不若我们今日就在此处好好休息一番等到明日一早天一亮便启程,想来再要不了多少的时日就能够走出这片荒漠了,连日来大家也便是累了,好好休息一番吧。”

容辞想着如今这恶魔城之中除却了他们也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也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所以今夜大概是会成为他们上路以来最安稳的一夜了。

大家对于容辞的提议也没有半點的反对,收拾收拾也就回了自己的房中,就此休息下,平静的仿佛是没有经历过之前那些个事情一般。

------题外话------

其实新哥之前心情一直很不错,也一直努力万更。事情发生大约是从新爸回来第二天开始,我奶奶逼着我爸要我结婚什么的。之前新哥也说过自己相亲见了不少的极品,然后在我奶奶的上串下跳之下,新爸也开始逼迫起来。

事情彻底闹翻是从去年到今年这一年多的时间内累积起来的,家里面介绍的全是初中毕业,月收入两千五至三千无前景可言的汉子。新哥大学毕业,收入大致在月入五千以上,不说看不起学历,只说差别太大,已经要求别人不要再介绍过来这些相亲的人,但每一次父母都答应下来要我去见面。

直到这两天,新爸彻底要求新哥在今年在这种相亲对象之中做出决断,理念价值观进行冲突,于是闹崩了,新爸也说了一些伤人话,所以导致了之前断更。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具体地址
重庆皮肤病医院可信吗
安顺在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
贵阳癫痫病医院能治愈癫痫吗
深圳那个医院治妇科比较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