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网络

我为女儿一秒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2019-06-26 19:37:51

  第1064章萝莉争宠  吴申全神贯注的盯着结衣和雪乃,生怕她俩也像诗羽和优美子那样吵起来。杂⌒志⌒虫  “吴申你多虑啦,我怎么可能会和小雪吵起来。”结衣连忙摆了摆手。  “我和小雪可是好朋友,对不对?”结衣双手合拢,期盼的看向雪乃。  “嗯……”雪乃愣了片刻,偏过身子,僵硬的点了点头。  雪乃这家伙还是这么别扭啊,不过经过这么多事情,还是变得坦诚了不少。  “哎,诗羽和优美子要是能和你们一样就好了。”吴申耸了耸肩膀。  结衣本来就是人缘十分好的那种性格又懂得察言观色,雪乃虽然看上去有些冷淡,但实际上却待人真诚,两个人关系好很正常。  问题就在于诗羽和优美子,一个腹黑毒舌心里不知道酝酿着多少点子,另一个倔强不服输寸步不让,再加上还有另一个未来里情敌的身份,简直就是水火不容。  早知道前天不应该选雪乃和诗羽,而应该是优先诗羽和优美子啊。吴申心想。  雪乃和诗羽表面看上去不合,但实际上若即若离,时友时敌,甚至还曾经一起联盟过。舞衣和雨音的感情更是好的不得了,每次一起出现时对话就好像说相声一般。  “失策,失策。”吴申不由得晃了晃头。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情。”雪乃冷冷的说了一句。  “咳咳,你想多了。”吴申轻咳一声,见势不妙赶紧转换话题,“中午快要过去,摊位又要继续开张了。我先去做做准备。”  吴申说完便走到摊位前,盛了一大勺白糖放到铁锅里开始熬炼。  “糖画自己画起来不难,就是特别累。”吴申一边搅弄着粘稠的白/浊液,一边自言自语的随口喃喃了一句。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舞衣和优香耳朵动了动,纷纷停止了争吵,默默地盯着吴申这边,心里不知道又在谋划什么争宠的好点子。  “爸爸,我来帮你画糖画吧!”舞衣眼中精光一闪,觉得机会来临,当即冲上去一蹦一蹦的想要拿走锅勺。  “父亲!这种工作就交给我吧!”优香也不服输,跟着冲了上来。  “你们会画糖画?”吴申握着锅勺,面露狐疑。  “看得多了,自然学会了一点。”舞衣自信的挺起小身板。  “那行吧,虽然复杂的不能拜托你们。但是简单的竹鼠,说不定你们稍微练练也能上阵。”  吴申说着,拿出另外两把小锅勺交给两只萝莉,然后后退几步腾出位置让给舞衣她们。  虽然吴申不觉得她们能够成功,不过他是打着两只萝莉注意力转移到糖画上就不会再来折腾自己的念头,才把工作让给她们。  两只萝莉踩上小板凳,互相看了一眼,随即同时哼了一声,纷纷扭过头去开始尝试操作。  果然就如吴申所料,不仅没顺利做出来糖画,反而还沾了满身的粘液。  “我的两位小祖宗,折腾够了吗?”  吴申哭笑不得的看着舞衣和优香的糖画作品。  干净的石板上,糖浆分别勾勒出两个看上去不可名状、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存在,几条糖浆分散出去,就如同无数漂浮的触手一般。  “好家伙,你们画的这个是邪神吗?”  “呜……”舞衣和优香低下头,小脸红红的,明显知道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不过你看看,明显我画的这个邪神更厉害。你看这么多触手扩散出去,一定很强!”  尽管知道理亏,但舞衣还是憋红着小脸硬怼优香。  “胡说!我的邪神长着这么多眼睛,光是瞪就能瞪死你的扑街货。”优香朝着舞衣做了一个优雅的小鬼脸。  “你们还真会顺坡下驴。居然真的承认自己画的是邪神。”吴申掩面扶额。  都闹成这样了,居然又比拼起谁画的邪神更厉害了。这样下去不行,必须想个法子才行。  就在吴申思考该怎么整治她们的时候,不远处一只萝莉突然跑了过来。  吴申一开始还以为是来参加学园祭的其他小萝莉,不过走近了一看发现居然是千惠。  “咦,千惠你不是跟七海、真白她们在一起逛学园祭吗,怎么跑这里来了?”  “听说爸爸今天要摆摊,感觉就爸爸一个人忙碌的话会很累,所以过来帮忙。”千惠捋了捋小裙子,然后熟练的来到摊位前。  “千惠你会糖画?”  “嗯,我擅长的就是甜品了。糖画对我来说小意思。”站在自己熟悉的舞台上,千惠露出自信的笑容。  她握着锅勺,小手灵巧的摇摆起来,不一会儿一条活灵活现、又粗又大的巨龙便呈现出来。  “爸爸,我画的好不好看?”千惠露出甜甜的微笑,期待着吴申的夸奖。  “好看,不愧是千惠~~”吴申摸了摸千惠的小脑瓜。  “甘、甘拜下风。”  舞衣见到千惠这么轻松就画出巨龙,这么简单就获得吴申的褒奖,顿时小嘴张成了o字形。  “是、是我输了……”  优香也不得不承认现在是千惠比较强。  她们俩挣了半天宠,没想到居然直接让千惠一举秒杀。  “面对如此强敌,我们联盟吧!只有合纵连横,我们才能战胜强敌。”舞衣悄悄凑到优香耳旁说道。  “这就联合,你的节操呢?”优香看到舞衣态度直接180度转变,显得有些惊愕,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哼哼,我身为舞衣国第三百八十任国王,岂能不懂忍辱负重的道理?”  “我能问问前三百七十九任国王都是谁吗?”优香一脸无语。  “是我是我还是我!”  “仔细想想,我身为淑女居然会和你吵架,真是失了智了。”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掉智光环?  “你先听听我的计划再拒绝也不迟。”舞衣说完贴到优香耳边小声耳语了几句。  “好吧,我就姑且信你一次。”  优香虽然清楚父亲不是偏心的那种人,但自己来的毕竟比较晚,为了获得更多的关注,铤而走险一点也未尝不可。  “三二一!”舞衣和优香看着灶台上剩余的已经冷却的糖浆,心中暗自倒数着,默契的假装争吵掀翻了小铁锅。  顿时间舞衣和优香身上沾满了粘稠的糖浆液体。  

黑河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好
庆阳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自贡好的癫痫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