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游戏

开放市场才是的经济安全

发布时间:2019-03-08 13:30:41

开放市场才是的"经济安全"

3月7日,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前总理朱镕基的女儿朱燕来在参加政协经济组讨论时认为,在资源性领域、军事工业乃至涉及国家战略的领域,应控制在国有企业手里,但其他已经逐步成熟的领域,应该更多引进市场机制,政府应该退出并对经济的干预。

回望中国古代哲人,也有不与民争利的思想。政府避免自身既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参与者,是成熟市场经济体系中为基本的常识。

银行业也不例外。根据金融界人士的分析,如果去年的通货膨胀按6%算,一年期存款利率为3.5%,我们国家的存款通过通货膨胀的方式,从存户存款中实际转移走了大概2.5%。说白了就是被掠夺走了这么多。由于资金的用途是可替换的,买国债本来也是一种选择。国债一般被视为无风险债券,实际年利率一般大约要到2%。也就是说不存银行,国债发行若要吸收到资金,要求提供实际2%的年收益。这一部分没有获得的收益,也是存户存款的机会成本损失。去年我国年均存款余额大约有76万亿元。相比较于开放市场经济体制,这一金额乘以4.5%,为3.4万亿元。这个匡算的金额就是存户实际损失的财富总额。即便打完半折,损失额已远远超过去年一整年银行的利润(去年银行的利润是1万亿),可见老百姓对金融业的"奉献"至巨。

所以,银行业也应允许其他资本与国有资本平等竞争。此外,存贷款利率需要市场化。政府的职责在于建立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而利率市场化恰恰就是前提之一。利率是内生的,是由供求双方共同决定的。政府没有权力搞通货膨胀,更没有权力搞了通货膨胀以后,还把耳光扇在房地产脸上,应该首先惩罚自己,起码得遵守货币规则。

米瑟斯在《自由与繁荣的国度》一书中,讲到应该开放市场,除了矿业等资源性领域。这一观点中,有一点是有问题的。开放市场肯定是题中应有之义,矿业根据现代的技术与制度,不再需要政府垄断,也是需要私人开放,政府只拍卖开矿权和收取资源税更好。政府还是不应与民争利。美国、澳大利亚等等,很多国家都有成功的经验。

在中国,政府采矿,经常是圈一大块地,无论对土地还是矿产资源的使用效率都极低,浪费严重。私人开发矿产,更能做大做强。只需要对它们提出市场准入的条件,并推行一套保护环境和劳动的要求。只要是在公平竞争的环境下,私人集资掏钱搞资源类上市公司,都能搞得特别大。并不存在资源必须控制在政府手里这样的合理逻辑。恰恰相反,资源控制在政府手里,还会催生另一大问题。由于行政垄断性企业大都是资源性行业,位于产业链的高位,它的垄断是行政垄断定价,而非市场垄断定价。行政定价是高位定价,此种情形下,下游的民企和全体消费者势必要花费巨额来埋单,这是不公正的。行政垄断部门缴的税费多,实际归根结底是说民企和百姓的贡献。

天则经济研究所有个报告,年,国有企业整体是亏损的。尽管其账面利润很高,但却是在少支付利率、少纳税(上市公司中国企税率远远低于民企)、少支付或不支付资源和土地费用、享受高额补贴的情形下取得,把这些多拿和少付(含不付)的钱加起来,远远超过其利润,所以国有企业是亏损的。由是观之,中国的经济结构、金融结构的问题都很大。但是,为什么我国还能支撑下去呢?这里民企和个人的牺牲很大,环境的牺牲也很大。根据不同来源的数据,我国环境污染的成本占GDP的6%-10%。

因此,要形成成熟的市场经济体系,归根结底需要有一种竞争秩序。这一秩序的核心原则是六条:币值稳定、私人产权、开放市场、契约自由、(你干什么、投入什么,就要担当什么)、经济政策的连续性。美国、德国的成功,与这六条密切相关。中国改革30年能够成功,也与此有关。中国与美、德的差别在于,美、德是普适性地遵循这样一套普适用原则,中国则是选择性地推进了一些,为私人部门提供了更大一点的运作空间。

国企包括这些垄断企业在内,总体上是亏损的。国有银行和整个银行业事实上也是亏损。既然是亏损的,何以将其作为维护所谓"经济安全"或者"金融安全"的支柱来维护呢?像德国的德意志银行都是私人的,没必要国家控股。国有企业和国有银行至少要退出控股地位。以亏损的面目来维持这个国家所谓的"经济安全"或者"金融安全",毫无疑问是错误的。实际上,通过开放市场,让民营企业有运作空间,让它们能够通过市场运作和优胜劣汰机制做大,让市场经济这种自生自发秩序发挥作用,那是的选择。所以,只要建立诺奖得主诺思意义上的开放进路的秩序,就能总体上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而这才是的国是,的经济安全和金融安全。像华为这样的优质民企多一点,才是国家经济安全的基础。

桥式起重机
微电影拍摄
星力七代八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