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法律

不死神奴 第九百零七章 还打?

发布时间:2020-02-15 20:46:00

不死神奴 第九百零七章 还打?

肖楠也了解,不过他并不怕,避影阵法已经运起,只差几式手诀,达到了下位神皇境界,他的避影阵法足够令他可以在半日内就算站在这些所谓神皇高手的面前也不会被发现。

望着纷纷投来的野兽般的目光,肖楠吡着白牙嘿嘿一乐,把手取过头顶连连摆动道:“别,别激动嘛,我只是说说而已,再说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阎魔殿的人啊?”

“混蛋。”

众人中最受打击的恐怕就是欧阳博、武侯天、君天涯、千千羽了,他们在众人眼中是八城中少有的中层神皇,高高在上的绝世高手。可就在这之前,他们因为忌惮着阎魔殿的强大背景连仇都不敢报,并且忌惮的还是一个冒牌货,这使得他们的脸都丢尽了。

见肖楠胡搅蛮缠,四人均是愤慨不已,龙乾坤杀机崩射,整个人化成流矢掠向肖楠。

在场众人中,龙乾坤的修为堪称最高,这突兀的奇袭顿时让所有人面色骤变。

就在这个时候,诡异的一幕发生了,站在人群中央的肖楠转过身,他的动作极慢,慢的几乎不被人们接受,所有人都认为他将会成为龙乾坤的掌下亡魂,然而事情大大出乎了众人的意料。

就在龙乾坤双掌探入,虚握成爪准备抓向肖楠的一刹那,肖楠身的上突然涌出滔天的烈焰,彪悍的九角火龙眨眼间将肖楠全身围了起来,一股股惊天的火势仿佛撼动穹宇的灭世之焰熊熊的燃烧。

肖楠那玩劣的神情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便是猖獗霸道的威势……

“喝!”

双掌齐出,肖楠没有半点退避之色,而是用着他那布满了黑色火焰的双掌狠狠的轰向龙乾坤的双手。

“砰!”

激烈的碰撞在众人无比惊骇的眼神之下暴发出耀眼的强光,两人交锋在一处,周遭空间的天地元气瞬间被两股惊人的法力抽空,法力凝缩着一点,收拢到极致,时间几乎在一息之内凝固住。旋即爆炸开来的时候形成恐怖的能量涟漪朝着四面八方涌去……

“轰!轰轰轰!”

以两为中心,数百米方圆的树林被涟漪冲撞的尽数化为齑粉,大地龟裂蔓延出蛛般的裂痕,炽裂的焱火蒸发了所有弥留在林中的水气。化成硝烟般的浓云滚滚攀入云端。

两大高手同时剧震,四只袖筒纷纷被强大的真元崩裂碎射,露出四只强而有力、充斥着青筋的粗壮手臂。

这突如其来的交锋,竟然打了个不分上下……

“这……怎么可能?”

万众修士目睹着二人针锋相对、难分难解的阵势,一时间目瞪口呆。便是妃靖和林中黑影老者,八城神皇也在同一时刻惊呆住了。

龙乾坤是什么人?圣域赫赫有名的上位神皇,跟韵叶相比,他是以实力打下的名声,没有任何掺假的成份在内。

而肖楠,半年前还是一个神帝而已,连跟龙乾坤交手的资格都没有。

可是现在,众人做梦也没想到,肖楠可以面对面的跟龙乾坤交锋,甚至毫无败象。

“不可能。这不可能。”

龙乾坤难以置信的看着跟自己只有不足一米距离的肖楠,在那张充满的凝重和戏谑的脸上,他发现了一种让他深深忌惮的凶悍目光,可是龙乾坤仍旧不敢相信,眼前的小子就是半年前被自己追的只有逃命份的肖楠。

“碧水苍龙,起!”见一招拿不下肖楠,龙乾坤怒火中烧,双臂不动间,神念一动,碧水苍龙奔啸着从其天灵盖顶幻化而出。

遮天的寒气使周遭数百米方圆迅速结冰。一阵阵寒烟覆盖着兽齿峰的大地,就要将那炽烈的火焰压制下去。

而就在同一时间,肖楠身上那两条九角恶火也飞了起来,在万众瞩目之下。双龙互相盘绞腾空,庞大的身躯扭动间无不是漫天无限的凶烈之火,与那寒烟撕缠在一起,一火一水竟然又是一个旗鼓相当。

“砰!砰!砰!”

三条巨龙在天空中互相撕咬抓撞,两人在兽齿上空互拆法诀,转瞬间打了上百个回合。打的难分难解,修为高深的上层神皇龙乾坤居然一时间连上风都占不得。此情此景让所有目睹了这一场遗骸之争的圣域修士惊骇莫名。

虚浮山出奇静谧

,只有两大高手在空中飞转时互相搏杀传来的如惊雷般的轰鸣狠狠敲打着观战众人的心神,此外便是苍龙怒啸、争锋夺势的狂暴之音。

两百招、三百招……

千招过,肖楠的额头上隐隐流下了细密的汗水,体内奔腾的法力正经受的巨大的消耗,不过肖楠很高兴,这说明他的想法没有错,下层神皇和上层神皇的最大差别是对空间法则的领悟程度,抛除了这一点,拥有鸿蒙石碑不断提供强大的能量和功法的自己,跟上层神皇的实力相差并不大,假以时日将九幽之火、苦寒之冰修炼到的驾轻就熟,没准真能斗得过上层神皇高手。

眼看着要就体力不支,肖楠突然抿嘴一乐,飞快拍出数掌跳出圈外。

他之前一直没有用任何法宝就是想证明一下自己现在的修为跟龙乾坤这样的上层神皇能差上多少,现在心里大抵上有了数,肖楠也不想再留下去。

摇手一翻,幽灵扇被他握在了手里,跟着冲着在场众皇呵呵一笑道:“各位,肖某玩够了,山水有相逢,我们后会有期。”

“呼!”说话间,肖楠连扇幽灵扇十几下,兽齿峰岭再卷黄沙。

八城众皇看的一呆,听肖楠的话心叫不好,纷纷扑向肖楠,然而就在众人杀入风沙中时,却再也找不到肖楠的身影了。

风沙渐渐停息,兽齿峰变得异常的宁静,滔天的沙雾消散过后,八城众皇的身影慢慢的出现肖楠原本站立的位置。

除去肖楠一人之外,妃靖、韵叶、龙乾坤、欧阳博、武侯天、君天涯、千千羽、岳道清、岳道凌均是愤慨的扫视着兽齿峰的每一个角落,他们的神念足以覆盖整个虚浮山,可就是没有肖楠的影子。

肖楠就像一粒微尘。从此消失在他们的视线当中。

“跑了?”千千羽不可相信自己的眼睛,右手握着的神器仙剑不住的发出低低而又愤怒的颤鸣。

“不可能,他一定还在这里。”武侯天悲愤交加,追了半年多。交手数次,不仅每次大败而归,最后还让人耍了,这口气武侯天咽不下。

千千羽在天上飞了两圈,神念扩散到极致。奈何还是一无所获,回到众人身边,苦涩的摇了摇头:“跑了,一点气息都没有。”

龙乾坤阴沉着老脸,看着自己还余温未消的满是斑驳掌纹老手,一言不发,几位神皇看向龙乾坤的神皇也欲言又止,恐怕今天他受到的打击最大,堂堂上位神皇,竟然连一个刚刚出道的小子都对付不了。这个脸丢大了。

岳道清和欧阳博沉思半晌,异口同时的问道:“韵叶前辈,你怎么看?”

两人对视一眼,他们之前经历过魔幻森林大阵的厉害,肖楠又无故的消失,两人怀疑肖楠身上还有阵法一类的法宝。

韵叶想了想,旋即摇了摇头,忽地他眼前一亮,惊讶道:“莫非是离凡天尊的避影阵法?”

“避影阵?”众人一愣,什么是避影阵?

韵叶没有回答。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半晌过后,韵叶苦涩的笑了起来,哀叹道:“这个肖楠。果然精滑似鬼。”

妃靖挑着眉毛看向韵叶,那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依旧不改,她咯咯笑道:“韵老,你发现什么了?不防说出来。”

其实妃靖从阎魔殿出来,受门族规令的约束是需要一个身份的,而韵叶多年前曾经得到过阎魔殿的帮助。故尔他虽然不算是阎魔殿的人,但也有所交集。所以妃靖出族便找上了他,两人以师徒的名份,掩饰了妃靖真实的身份。

妃靖的身份已经挑明,两人再不用师徒相称了,韵叶躬身回答道:“回三公主,那肖楠身上的法衣上刻有的纹理便是避影阵的阵盘,这避影阵……”

不等韵叶说完,妃靖露出恍然的神情,说道:“我懂了,离凡天尊的避影阵可以遮蔽修士身上所有的气机和气息,也就是空间法则中所谓的倒逆,我说的可对?”

韵叶眼前一亮,诚惶诚恐的回道:“三公主说的正是。”

妃靖咯咯笑道:“那就不用找了,就算你们发动了圣域所有人手也休想找到他。”

众人闻言,顿时气愤的跺足,武侯天道:“就让他这么跑了?”

妃靖不屑的扫过武侯天一眼,旋即在众皇身上一一看过,嘲弄道:“你们可以找呀,我又没拦着你们。”

此话若是一般人说出来,八城众皇定然不会善罢甘休,妃靖无疑在小看他们,但身为阎魔殿的三公主,即使妃靖的修为并不如何强大,他们也没胆量去反驳。

妃靖眯着的眼睛仿如月牙,似乎根本没把天尊遗骸放在眼里,转身对韵叶说道:“韵老,我们走吧,是时候该回阎魔界了。”

韵叶眼睛眨了眨,虽心有不甘,但也不敢违背这位三公主的意思,躬身稽首间跟着妃靖跳上了云端。然后,韵叶对岳道清说道:“道清,回去告诉你的父亲,老夫先不回超凡城了,他日如果有缘,我等自会再见面。”

言罢,韵叶和妃靖腾空而起,到了云中,妃靖并没有急着离开,目光落在那林中黑影身上,妃靖用神念传音的方式说道:“言道友,出来见一面吧。”

话音方落,林中黑影老者在一片浓浓的白雾包裹之下掠上云层。

“三公主。”老者极为礼貌的作了个揖。

妃靖笑若含烟,直言不讳的说道:“看了这么久有什么想法?”

言姓老者并不多想,回答道:“不瞒三公主,天尊遗骸现世,圣域恐有变故,正如三公主所言,那肖楠通晓离凡神策中的阵法避影阵,想找到他无异于大海捞针,不过天尊遗骸事关重大,言某此次回返圣阳宫,定会如实禀告,是否要追缉肖楠,要看族老们如何定夺了。”

长空艳日、云霭浮浮,言姓老者的话不卑不亢,语带中肯。

妃靖点了点头,道:“上古门族遗留下来的血脉少之又少,相信圣阳宫不久前也得到太虚有变的消息,古神、古仙遗族纷纷出世,在这个档口,冰元大尊遗骸落于圣域下层,说不得要搅起一场腥风血雨了。然那肖楠修为方自下层神皇,即使妙泽神师相助,无万载岁月,亦无法进行开天试练,混沌尊元之门何日才能打开,终究是未知之数。你我皆乃门族中人,天尊遗骸代表着什么,不需本公主多说,本公主也不拦你,对肖楠是放是纵是追是拿,自有圣阳族老定夺。不过今天我要你带句话回圣阳宫,虽上古圣域大战之后,众门族立有神誓,轻易不动纷争,但今次,阎魔殿不会袖手旁观了。日后阎魔、圣阳两宫对立,有何损失,不在协定之列,本公主此言可代表阎魔古殿,你可听好了?”

言姓老者听的浑身寒毛倒竖,他身为门族之人,自然知道在上古圣域大战之后,各大门族为了休养生息,定下了永不纷争的协定,妃靖的一句话,可以说打破了这个誓言。虽然妃靖的修为不如何强大,但是门族中人几乎都知道,这是一个阎魔殿的绝对权威所在,妃靖以一百七十载修成中层神皇境,乃是圣域中数一数二的天才之辈,早在数十年前,圣域上层门族中都传遍了她将接任阎魔族老殿的消息,所以此人的话,当以阎魔殿主同时效力。

言姓老者不敢大意,妃靖的意思虽然不是宣战,但也差不多了,就因为肖楠拿了冰元大尊的遗骸,此时此刻的圣域将会因此而再起风云。

言姓老者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恭敬的回答道:“三公主的话,言某一定带到。”(未完待续。)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