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法律

全知武神 第四章 快剑

发布时间:2019-09-24 18:31:41

全知武神 第四章 快剑

百科之中对于何大冲生平的经历记载得极为详细,小到六岁抓捕过毛贼,大到三十岁有过奇遇,学习到了“倒乱剑道”等。而邹兑过目不忘地一扫,迅速就抓住了其中的关键点:

大乾历一六一四年,何大冲在深山中闭关修炼剑术,忽然遭遇强大变异妖兽袭击。何大冲虽然斩杀妖兽,却身受毒伤,留下隐患,每日被妖兽剧毒折磨,只能服用毒药以毒攻毒来保住性命。

三年后(大乾历一六一七年),何大冲在密云巧遇药道大师方仲景,才将妖兽余毒彻底祛除,身体恢复。

“现在是大乾历一六一五年,也就是说,何大冲还得两年之后才会遇到方仲景,何大冲现在依然饱受恶毒折磨,难怪会病恹恹的!”

从这段文字记载中获得了这样的信息,邹兑心头暗暗一喜,有了把握。

这时,走上楼来的仇山等三人一阵东张西望,立即看见了位于二楼角落的邹兑,不禁脸露狰狞笑容,大步朝着邹兑走了过来。

邹兑看得清楚,事关性命,不敢在多想什么,立即起身,走到了何大冲酒桌前,一屁股坐在了何大冲对面。

何大冲正不紧不慢地吃着饭菜,眼见一个陌生少年忽然就坐在了自己酒桌上,不禁目光一寒,杀意隐隐地吐出一个字:“滚!”

那少年却一点没被何大冲的阴冷杀意吓走,反而露出了一个好看的笑容,轻描淡写地笑道:“好一个独行浪剑!”

何大冲一愣,没想到竟会在此时此地,遇到一个认识自己的陌生少年。不过何大冲好歹是成名的人物,被人认出来也不是次了,一怔之后,还是简简单单一个字:“滚!”

这一次,这个“滚”字的杀气和寒意不由得又加重了三分。邹兑却不慌不忙,洒然一笑道:“我就此离开当然没有问题,但先生不免还得继续遭受恶毒的折磨。”

何大冲吃了一惊,手中的酒杯一颤,少许酒水泼洒出来,终于抬起了眼睛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少年,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语气惊疑的同时,竟是缓和了许多。

有戏!看着何大冲吃惊的样子,邹兑不禁心头更喜,愈发有把握了,笑着说道:“我怎么知道的没关系,关键在于我知道如何解除先生身上的恶毒。”

邹兑这话一出,何大冲彻底动容了,这恶毒折磨了他整整一年,让他生不如死,不管邹兑是如何知道的,只要邹兑当真有解毒的办法,他就愿意付出巨大代价!

“你……你有什么办法?”

何大冲一下站了起来,语气和表情都显得颇为急切。

这个时候,邹兑掌握了主动,反而是不慌不忙了,没有回答何大冲的问题,而是转头看向大步走过来的仇山等三人。

仇山此时带着两个同伴,几步就冲到了邹兑面前。这一次结结实实上了邹兑的恶当,这让仇山颜面无光,他狞笑着眼冒凶光,恨得牙痒痒的,很想立即冲上去捏碎邹兑身上每一块骨头的。

但仇山不是笨蛋,光天化日之下,他不会蠢到当着大众的面杀死邹兑,口中说道:“嘿嘿……邹兑少爷,家族里有命令,让你回家一趟,现在还请跟我们走吧。”

仇山说着,手一招,另外两个同伴就上前几步,一左一右地站在了邹兑面前。

局面很明显,不管邹兑同意不同意,仇山等三人都会强行带走邹兑,带到黑暗处后将邹兑干掉。但邹兑此时早已经是有恃无恐,微微一笑,看着何大冲道:“在我回答先生的问题前,先生不介意替我解决这个小小的麻烦吧?”

何大冲冷冷扫了仇山等三人一眼,他并不想介入这样的争端之中,但邹兑可能有办法替他解毒,他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何大冲收回了目光,懒得再多看仇山等一眼,缓缓坐下的同时,冷声就道:“五息之内滚出这座酒楼。”

“哟呵!这小子好狂的口气!”

“哪里冒出来的蠢货,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山哥,干死他!”

……

邹家是清河镇地头蛇,仇山等人依仗邹家的权势,历来在清河镇上都是横惯了的人物,此时听到何大冲如此霸道的口气,不禁都是狞笑起来,丝毫没把何大冲放在眼中,捋起袖子就朝何大冲走去。

何大冲没有说什么,举起杯子缓缓喝着酒。就在仇山扬起醋钵大小的拳头要狠狠砸向何大冲时,何大冲动了,左手指头轻轻一勾桌面剑柄。

刷!

一道剑光闪过,看上去何大冲却似乎没有动作过,依然右手举杯饮酒,而桌面上的黑鞘长剑依然还在剑鞘之中。但仇山却已经大声惨叫起来,一条右臂高高飞起,鲜血喷溅而出。

好快的剑!

邹兑一瞬间,差点惊得连舌头都弹出来了。

“杀人了

全知武神  第四章 快剑

!”

酒楼里一静之后,尖叫声响成一片,所有的食客都是慌不择路地地抱头鼠窜,迅速就逃离了二楼。

仇山的两个同伴也是惊得面色煞白,已经知道眼前这剑客实力强横,随手就能取走他们的性命,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不敢多说什么,二人立即架起重伤的仇山,顺手捡起仇山的断臂,一溜烟地逃走了。

这种血腥的战斗看得邹兑惊心动魄,很有些不适应,但向伤了杨氏的心腹仇山,也算讨回来了点利息,他感觉无比痛快。维持着自己的形象,邹兑表面一点也不流露,依然面带微笑,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何大冲见到,不禁对于邹兑的看法又提高了三分,冷冷道:“小麻烦已经帮你解决,现在你可以说了吧,你有什么办法解我身上的毒?”

邹兑可不会傻乎乎的马上给出答案,笑着说道:“办法我自然是有的,但先生仅仅是帮我解决了一个小麻烦就想获得?这样我可就吃大亏了。”

何大冲面色变了变,却也觉得邹兑的话有道理,冷哼一声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浙江治疗盆腔炎医院
三明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资阳治疗睾丸炎医院
成都恒博医院的具体地址
大连百佳妇产医院能预约专家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