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法律

背叛情歌谁的爱飘零如梦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2:27:00

有缘邂逅,我为伊人倾倒      湖西小区有一片湖,与嫩江贯通。平时闸门关闭,等到湖水蒸发多了。闸门一开,江水便流进湖里,所以湖水总是充盈的。湖畔生长着很多植物,葱茏茂密。    为了工作便利,他搬到湖西小区。他喜欢这地方,一有闲暇时间,他就到湖边走走。前有鸟语,后有花香,湖水清澈如镜。如此美境,让他乐不思蜀,便决定长住下来。一天黄昏,他无意发现在湖边的长椅上,坐着一个女人。她望着湖水发呆,好象想着什么心事。从她清秀的脸上透出典雅高贵的气质。他站在她不远处,她丝毫没有察觉。自从搬到湖西小区,遗憾只有佳境,却无佳人。没想到美人乍现,竟然如此惊艳绝伦。他悄悄绕到她的身后,她的背影轮廓,更有一种超凡脱俗的美。她站起身走了,他竟鬼使神差地尾随其后。走过林荫道,走过丁香丛,眼看她走进他居住的那幢楼里,莫非她也住在那儿?    她真的住在这幢楼里,而且就住在他的对面屋。现代城市的高楼大厦,一扇铁门隔断人与外界的联系。过去那种和睦的邻里关系,早已荡然无存。他住了一个月,才知道还有这样一位芳邻。如果世界上确实存在缘分的话,他们也算是有缘的。不管怎么说,总胜过擦肩而过的一面之缘。他是这样想的。    自从看见她以后,他整天心神不宁。男人的心一旦被被女人俘虏,行动便带有明显的目的倾向。比如,走在楼道里,他故意慢腾腾的。渴望与她不期而遇。那样,他会冲她点点头或微笑一下,她一定会有所反应。起码出于礼貌,也能对这个邻居保持友好的态度。有了初步的接触,就可以用语言来沟通了。可是一连几天,他都没碰见她。他大失所望,情绪一落千丈。    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居然先来找他。星期天,他在家里看电视,突然门铃响起。他打开门,是她。由于激动,他感到脸一阵发烫,当时没照镜子,不知道脸的颜色是否改变?他尽量保持平静,向她微微一笑,这种微笑,他练习了无数次。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你好,实在抱歉,打扰你了。我想请你帮帮忙。”    他说,没关系,我们是邻居,应该互相帮助。    她说,刚才,我使微波炉,忽然就停电了。不知道怎么搞的?你能帮我看看吗?    我来到她家,大致看了一下,原来是保险丝断了,小问题。他很快就弄好了。    她笑着说,真是太感谢你了。你要喝点什么?茶还是咖啡?    “茶。”本来他讨厌在别人家坐客。但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美女沏茶,一定别有味道,何乐而不为呢?    她端着茶走过来,胸脯随着每一步的节奏而轻轻颤动,波浪一般。青春女性的特征表露无遗。她的脸、手、以及裸露在外的肌肤是那么白皙,那衣裙里面又藏着一个怎么摄人魂魄的胴体呢?!人们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他宁愿做一条鱼,在她温柔的怀里,自由地吐纳芬芳。    当然,这一瞬间的念头,是不可能让她发现的。他喝着茶和她闲聊。他们之间仿佛没有陌生和距离,就象老朋友的重逢。谈话是从墙上的一幅油画开始的,不久前他曾看了一本有关油画的书,正好拿来卖弄。他旁征博引,滔滔不绝,侃得她直发愣。从她美丽的大眼睛里流露出的,简直就是崇拜的眼神。他暗自得意,心想:征服一个女人比拍死一只蚊子还容易!    临走时,他对她说,我家有很多书,各方面的都有,如果需要,随意去拿。她爽快地答应了。    除她以外,他从来没见过任何人出入她的房门。她是做什么工作的?为什么独自生活在这里?她没有父母和兄弟姐妹吗?一个个疑团加重她的神秘感。    她这样做,无疑是自投罗网。过了两天,她真的来向他借书。他发誓一定要把她追求到手。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装作谦谦君子,彬彬有礼。说实话,对于爱情,他有一套完整的理论,足以让他在情场上游刃有余。欺骗别人的感情,尤其是美女的感情,能给他带来巨大的快感和成就感。不断的征服,不断的抛弃,周而复始的游戏,其乐无穷。    他就象一个绅士,把她请进屋里。她好奇地看着凌乱的屋子和到处乱丢的书籍。单身男人的窝,总有点与众不同。邋里邋遢,给女人留下可以改造男人的余地,能满足女人天生爱做救世主的虚荣心。    她的目光在一堆书上扫来扫去,挑了一本古典爱情小说。他狡黠一笑,果然不出所料,她是个重感情,耽于幻想的女人。渴望所谓真正的爱情,是女人的同性。他投其所好,跟她聊爱情小说。她显然对这个话题很感兴趣,独特的见解有相当的深度。他不禁对她刮目相看,以他的经验,美女多庸俗,而她不仅容貌可人,而且思想深刻。他终于相信,良好的气质正是深沉思想的外化。    他趁她兴致高涨的时候,问她,能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吗?    她微笑说,你经常问陌生女士的名字吗?    自我保护意识还挺强!难怪,毕竟他们刚接触不久。    他辩解说,当然不是,不过,我不知道你的名字,如果我们在大街上相遇,那么我只能‘哎,哎’地叫,既不礼貌,又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还以为我有病呢。  她呵呵地笑,问他,那你叫什么名字?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我叫###,自由职业者。”  “噢,我叫陈雅秋。雅是淡雅的雅,秋是秋天的秋。”  多美的名字啊,“淡雅的秋天”,蛮有诗意的。有的女人也算漂亮,名字却俗不可耐,什么“红”呀,“艳”呀,“萍”呀的,土得掉渣。陈雅秋这个名字如同一枚铁钉,深深钉进他的心里。  他试图继续探问她的情况,无奈她无意久留,飘然而去。看来要想彻底了解她,尚需一番努力。他心里暗自盘算,下次见到她,应该说什么,用什么样的口吻,表情,举止……爱情阴谋至此正式拉开序幕。一切都按照计划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转眼,夏去秋来,中秋佳节到了。他邀请她到我家过节,她没有反对,但情绪有点低落。古诗云“每逢佳节备思亲”,不知道她是否因此而难过?他买了一瓶果酒,两盒月饼和一些葡萄,并自告奋勇烧几样拿手菜。陈雅秋闲不住,替他拾掇屋子。忙活完了,他们对酌起来。  他说,你好象有心事?  “没什么。”  “把苦闷说出来会舒服一点。”  “别说这了。”她语气坚决。  他不再言语,这时候需要沉默。  她端起酒,主动与他碰杯,一饮而尽后,凄然地说,对不起,其实……,有你陪我一起过节,我已经很高兴了,真的很感动。  他为她斟满酒说,同是天涯沦落人。  她疑惑地看着他。  他继续说,我是个到处打工的人。漂泊是的,停留是相对的。说不定明天就辞职,离开这里。  他故做姿态,似乎满怀惆怅,为了套出她的心事,他说,今天是中秋节,我很想念我的父母,但我们远隔千里,只好把思念寄托明月了。  “可以打电话的?”  是啊!他怎么忘了!他的谎言竟然出现纰漏。幸亏他思维敏捷,不至于慌乱,“这个嘛,是这样的。我父母都是从苦日子熬过来的。习惯节俭。不怕你笑话,他们还住在乡下,那里根本不通电话。我何尝不想听他们的声音?”  “那你怎么联系?”  “写信。无论我到哪里,件事就是给他们写信。”  骗取她的同情,早已纳进他的计划。一个寒门之子,顽强奋斗,个中辛酸,容易博得女人的同情,进而产生信任感。  他开始用悲戚的语调说,所以我拼命挣钱,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父母过上好日子。有很多事不是象你这样女孩子能够理解的。过去,我们的生活何止一个‘苦’字,我父亲为了供我读书,腰都累断了。当时我就想辍学,早点挣钱,早点让他们吃上一碗真正的白肉,可是父亲打了我一个耳刮子,骂我没出息。他说就算累死了,也要供我上学。我母亲身体本来就不好,积劳成疾,已经卧床几年了。我永远忘不了,她说的那句话‘孩子,不管遇见啥事,千万别给你爹丢脸,活得象个男人。’  他声泪俱下,也许,他被自己的谎言感动了,真的掉下一滴眼泪。  陈雅秋的眼圈红了。他忽然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是愧疚吗?他这样欺骗一个善良的女人,到底能带来什么好处?是不是太卑鄙了?不,不,反正是一场游戏,谁会真的在乎呢!  她沉默好久,一直喝闷酒,脸上渐生红晕。她说,我羡慕你有这么好的父亲。日子苦有什么关系,重要的是一家人在一起开开心心的。否则,有再多的钱也买不来幸福。  吃完饭,他提议去外面走走,中秋之月不可不赏。她同意了,但因为喝酒的缘故,走路微晃。他问她可以吗?她说,没关系,到外面吹吹凉风会舒服一点。  他们走在湖边的小路上。皓月当空,湖区的景色完全不同于白天,统统抹上了月色。植物失去了本来的颜色。  她说,你知道哪些关于月亮的传说?  他说,广寒宫,玉兔,蟾蜍,还有吴刚捧出桂花酒,猪八戒调戏嫦娥。  她扑哧一笑说,以前,听妈妈讲嫦娥偷食仙药升天的故事,那是一段很凄美的悲剧。  他感慨地说,是啊,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他们止步湖前,她仰头望月,他侧身看她。月光在她的身前流淌。他真想牵住她的手,拥抱那柔软的身体。他要占有她的灵与肉,她的一切一切……  之后,他开始频繁地约她。看电影,吃饭,逛商场,跳舞。她好象并不反感,而且很开心。  欲望在无障碍状态下,迅速膨胀。他常常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独自冷笑与得意。  作为一个自由职业者,他不甘心过平凡的生活。俗话说“人穷志短”,没有钱,就会被人歧视。他需要金钱来改变贫穷的处境。打工的活不好干,薪水低不说,光是整天看老板的脸色就够呛了,在别人指手画脚下劳动,永远没有出息。要想出人头地,只有自己做老板,经营属于自己的产业。但空有雄心壮志,没有资金等于纸上谈兵。  世界上那么多人,蠢得象猪,脑满肠肥,生活奢靡,暴殄天物,可是金钱让他们高高在上,无论走到哪,他们都是焦点,是中心。那种居高临下的傲慢,教他既恨又妒。金钱是万能的魔法师,它能改变一切,傻瓜变聪明,乞丐变国王。为什么老天偏偏把穷困加在他的身上?他有思想,有才华,有抱负,为什么命运如此残酷?难道真的象《俄底浦斯王》一样,命运是不可改变的?他不相信命运,所以他要抗争。至于采取什么手段达到目的,他不是很在乎,总之以实用为准。  世态炎凉,人情冷漠,“贫穷使男人潦倒,饥饿使女人堕落……”这就是现实。他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陈雅秋是贪图享逸的女人吗?以前同他来往的女人,都是嫌贫爱富的寄生虫。有的做了有钱人的情妇,甘心充当性奴;有的嫁给干瘪老头,原因很简单,老头腰缠万贯,财大气粗。她们一个个离他而去。他没有伤心,反而坦然面对,任何人都有追逐幸福的权利,尽管每个人对幸福的认识和理解不尽相同。  如果他发财了,首先包装一个绝代佳人,搂着她招摇过市,陈雅秋当然是的人选;其次买房产,购轿车,让那些曾经歧视他的人来不及欣赏就眼红。哈哈,那该是怎样的一种快感呀!  但做生意没有本钱的事实,不时困扰着他。陈雅秋可能象其他好逸恶劳的女人一样,投入有钱人的怀抱。他不能再失去她,为了她,他可以不择手段。根据他的计划,他准备在春节的时候,向她表示爱意。节日里人的心情好,比较宽容。估计她不会拂他的意。  春节期间,到处洋溢着节日的美好气氛。他邀她陪同上街买衣服。男人在这方面天生有缺陷。女人则不同——心细,挑衣服就象挑伴侣,而且还会侃价。他着实地恭维她一番,她喜形于色,说,那有没有劳务费呀?  他眼珠一转,心想:傻丫头,还要劳务费呢,小心把你自己也赔进去。他说,当然有了,但没有现金,你喜欢什么,我可以送给你。  “真的?”她半信半疑。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陈雅秋说,我喜欢一样东西,正愁没钱买呢。那我可不客气了。  他暗暗叫苦,装什么大方呀?用赞美的话赠人还可以,花钱他真心疼呀。但话已经说出来了,只好硬着头皮听她要什么了。  陈雅秋背着手,肩部微微扭动,象个顽皮的孩子,笑嘻嘻地说,我,我看见一块玉石,光华润泽,好漂亮呀。  玉石并不贵,她真的买不起吗?他看是存心讹他。他笑着说,是吗?很漂亮吗?我送你。  他们一起去商场,他把买衣服的标准一降再降,就想省点钱。平时生活节俭惯了,自己都舍不得花钱,为一个女人掏腰包,简直比割他的肉还疼。  陈雅秋显然是购物高手,她帮他挑选的衣服,不仅款式好,而且价格低。买完衣服以后,他们来到玉石专卖店,那里琳琅满目。陈雅秋指着一颗很普通的玉石说:“就是它,我早早就看中它了。”他看它很一般,但价钱便宜,只有100多块钱,他心里塌实了。腰杆一挺,“买了,就买它了。”他把玉石送给陈雅秋,她爱不释手,笑容灿烂。  回到家,他一直沾沾自喜,仅用100多块钱就博得一个女人的欢心,天才啊,我!上帝居然安排象聪明的男人和愚蠢的女人相遇,真是一出优美的滑稽剧。女人也许是聪明的,但她们的心一旦被爱情占据,智商便迅速下降为零。   共 1240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有效预防男性早泄的十大攻略
黑龙江专科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好
云南专治癫痫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