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时尚

代上课做作业甚至一切事务替身生意侵入高校蔬菜

发布时间:2020-10-24 02:51:33
代上课做作业甚至一切事务 替身生意侵入高校
  “各位函授的老师,你们好!本人系数信学院大二学生,假期闲暇。您可能因为工作繁忙,不能按时上课,为帮您解决时间冲突,让您有个轻松舒适的暑假,本人可代理:上课、自习,作业、考试论文等一切事物。(价格可以商量)……”  7月23日,在甘肃某高校学生公寓楼下,记者看到了许多此类广告。广告纸的胶水未干汽车行驶在从乌鲁木齐到天山的路上,所附的电话号码已经被人取走。  一位三十出头、来自甘肃陇南的男进修教师,撕下电话号码,拨号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位女生,确认完身份,双方决定面谈。  10分钟后,这位自称姓刘的女生到来。她自报家门:大三,教育传播学院,暑假不回家,成绩优秀且有代理经验。  该老师是给自这一年的楼市确实很热。初春己怀孕的妻子找个“替身”,完成为期一个月的函授生课程。正好妻子函授的专业也是教育技术,他很快拍板。几经讨价还价,双方最终将价格由1200元谈妥到800元,并且约定,先付一部分钱,等考试完毕、顺利通过之后付清剩余报酬。  这时,另一位大四毕业的贾同学也没有闲着,他在一旁寻找“目标”。与刚才的那位女生相比,他的生财之道更“高明”一些。  “自己跑去上课太累了”,据他介绍,第一年自己去上课,后来他出来成立“代理组织”,充当中介,从中赚取中介费。  “我收取的费用低,所以我有稳定的"客户"。”贾同学谈及业务,很是自豪。他表示自己已经做了3年,有许多进修人员和想寻找做“代理”的学生,都找他帮忙。  “我是学生物的,要是找你去上课,老师发现了怎么办?”9月份结婚,暑假要照顾住院动手术的母亲,一名“分身乏术”的函授人员显得有点儿担心。  怀着与该位函授人员一样的疑问,在另一所设有函授点的高校,记者拨通了一名“函授代理”的电话,得到这样的回答:“老师就是我们院的,都很熟悉,我们过去跟老师说,保证没有后顾之忧。”他的话,得到一位曾经做过“代理”的同学的印证。  英语专业的小珍,去年暑假帮人做了半个月的“替身”,起初她还害怕被人认出来,可进去一看,发现“像玩儿一样”。  据介绍,老师偶尔点个名,上完课就走人,谁也不知道谁是谁。老师即使知道了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小珍还说,“替身”现象很普遍,去年她所在的函授班,只有本地的几个学生是“货真价实”的,大多数都是冒牌。  “大多数已经上班的人,忙着休假或者赚钱,说白了就是花钱买个文凭。”当初觉得“奇怪”的她现在觉得一切“很正常”。  谈及那些函授生愿花钱请“替身”的原因,有教师说:找工作时看第一文凭,发工资时,看的却是最高文凭。(马俊刚 狄多华)
半岁宝宝风热感冒尿黄
芪苈强心胶囊哪个厂家的好
治疗霉菌性阴道炎的好方法
宫颈炎和宫颈糜烂有什么不一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