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时尚

江南专栏水的遗址狮峰之战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07:10:58

三十年代旧上海风格的门面闪耀着柔和却晃眼的霓虹灯,苏西黄酒吧,郑铭决大佬丢失的块阵地。李豫亨站在下面默默看着一闪一闪的大字,现代化的光亮照的他脸上红红绿绿,微风轻轻掠起额头的刘海,看不清深邃眼睛下面隐匿了怎样的情怀。阿杰立在后面,腰杆笔直,像个保镖像个随从。良久,良久,李豫亨挥了下手像是在招呼阿杰又似乎是要赶走一些曾经的东西。轻轻道了声:“走吧。”走吧,走进去了大概就是条不归路吧。  尽管只是晚上八点,对于酒吧来说真正的疯狂还没有开始,但苏西黄不愧为杭城酒吧的个中翘楚。极目望去,稀稀落落也大约有个五成的上座率了。只是这个时候来酒吧的人一般都比较安静,伴随轻柔乡村风格的音乐。错落交隔的品着杯中或好或差的酒水。一切是那么祥和平静,只是谁又能想象在这片安宁的背后隐藏了怎样的惊涛骇浪,腥风血雨呢?  李豫亨与阿杰找了个角落坐下。阿杰熟练地点了瓶芝华士12年,给两人都倒了半杯。就那么静静的抿着杯中的酒。  李豫亨打量起酒吧的装饰。整体暗色带点哥特的风格,装饰了很多明亮的玻璃饰品。酒吧内的光线投射到玻璃饰品上折射出迷离起伏的玄幻色彩,恰到好处。木制的桌椅厚重而具质感,错落交织在空旷的场地里,凌乱中有着秩序的高贵。四面的墙上不晓得嵌合了什么材质,色调阴沉,绅士。看起来就像是聆听一场英式风格的音乐会。随着时间的推移,人渐渐多了起来。声音逐渐嘈杂,吵闹。音乐也换成了节奏感明快的轻摇滚,光线也加快了盘旋转动的频率变得热烈刺眼。李豫亨看着坐在椅子上面也依然挺着笔直腰杆的阿杰,笑了声,打破略略尴尬的沉默轻轻问道:“魔风会出现吗?”  阿杰脸上的肌肉一阵耸动,一年多了,魔风对他来说或许依然是一个抹之不去的梦魇。是啊,任何一个骄傲的人,对于他的打击无非是摧毁他强健的自信心罢了,信毁则心亡。阿杰吞了一口酒,似乎在细细品味酒的味道又像是暗地里给自己壮胆,然后道:“不知道,我们不知道魔风住在哪里,在哪里出现。但我们有线人回报魔风近出现多的地方就是这个酒吧。”  “那我们等吧。”李豫亨结束谈话。低头沉思,脑海里不自觉竟滑进一个鼓着腮帮满嘴流油的女孩形象,梨花带雨,楚楚可人。明日警花,呵呵,李豫亨一阵轻松。  差不多午夜时分了,酒吧真正的高潮也自这刻来临。人生鼎沸,音乐铿锵。重金属风格的摇滚与其说是音乐不如说是噪音来的妥帖,一波波声音袭来轰得李豫亨耳膜鼓动。大概沉迷虚伪的人类在这样环境下才会释放自己所有的真实吧,恣意妄为。  “碰”杯子跌落地上的声音。在热闹的酒吧里面这也是为常见的声音。但如果说这个跌落的酒杯来自号称“阎王刀”的阿杰手中,那么一切就有那么点玄乎了。阎王刀,要的就是手稳。  “是他。”李豫亨看了下阿杰,嘴巴朝刚进门口的一个男人努了努。  “嗯。”良久传来阿杰一个艰难压低的回答,好像是经过很久挣扎后才硬挤出来的。不知道魔风曾经给他留下怎样的打击。  听到阿杰的肯定回答,李豫亨细细打量来人。身材中等,一身合体的西装,没有过多的装饰。很平常,非常平常,一个人从吧台经过,没有随从。只是当李豫亨将目光投向他的脸庞时,果然是恍恍惚惚看不真切,似乎有那么一层雾挡住了所有窥探。李豫亨暗摸戒指,一点热流自丹田涌上双眼。身上隐隐一现红光,然后迷雾散尽,露出了迷雾后面的真实。  恰恰接触到真实的一瞬。魔风便似有感应顿住了前进的步伐,转过头搜寻。与李豫亨的双目交汇在灯光五彩斑斓的空中,伴奏的依然是振聋发聩的重金属。两个人就这么直勾勾的对视,没有多余的眼神,没有多余的动作,情人一样专注的相互审视。都想看清楚对方内心深处那片软弱的禁区,为的是致命一击,高手相搏本来就没有太多花哨,简简单单一击,则高下立分,生死相隔。  阿杰明显感应到一种冷彻心扉的寒意,笔直的腰杆也终于折了折,身体微曲卷在椅子上。脸上却是大颗大颗滚落的汗珠,坚持的很苦。  场中醉生梦死的卑微存在大约也感觉到一丝丝异样,不自觉慢慢散尽。在李豫亨与魔风的相对的通道空间里形成了一个无人区。  “呵。”没有任何的预兆,李豫亨突然收回咄咄逼人的注视。咧开嘴轻轻笑了一声。春风沐身,可能也不过如此。  “魔风,很拉风的名字吗。只不过长相还真寒碜啊。”李豫亨也不晓得哪里来的兴致竟对阿杰打趣起敌人的长相来,“猪腰子脸,嗯鼻子倒挺坚挺,只是眼睛也太三角了吧。怕别人不晓得是奸人?”  “……”阿杰哭笑不得,更不晓得应该怎么接话。只是微折的腰杆一阵耸动再次变得笔直,矗立如棍,坚挺似杆,冷酷刚毅的脸上隐隐约约好像也咧开了个弧度。  魔风一时也反应不过来场中情况的转变,只是感觉到对方对自己的蔑视。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是儿童时候被眼镜蛇盯上,还是十年前与师傅生死对决。忘记了,忘记了。战斗的欲望在心底慢慢沉淀积聚,就在快要爆发的时候,对方却收回挑衅的目光,变得有点嬉皮笑脸。于是愤怒火焰一般卷裹了魔风的身心内外。  助跑,飞身,横腿。在两人对视的无人区里旋起一道风,夹裹了一往无前的气势,身体呈一字的魔风一脚踹向了李豫亨。    李豫亨霍得站了起来,看着席卷而来的旋风。心中一片空灵,忘记了灯红酒绿的奢华,忘记了碌碌众生的尖叫,忘记了背后阿杰的恐惧。气由心生,聚于丹田,从任督二脉分散游走全身各脉。全身肌肉微微颤抖,隐隐约约依稀可见丝丝流动的红芒,力量便在颤抖中密布全身,归于平静。然后魔风的双脚便到了眼前。  李豫亨双脚击地,一个侧滑身。贴着胸口堪堪避过魔风的蓄势一击,只是背后昂贵的实木椅子遭了殃,在被魔风击中的瞬间碎裂成粉末,四面飞绽,游荡空中。  魔风一击不中着地后以左脚为轴,一个下腰旋身侧踢。风声呼呼,小腿掠过刚刚低头的李豫亨,卷起发丝无数。  “魔风,速度果然像风一样,无影无形不可捉摸。只是风游世间,无依无靠,你无所凭借怎么赢我。”李豫亨豪气干云,低头躲过魔风的侧踢,一个箭步还未等魔风右脚着地。便一脚狠狠的踹在魔风作为支轴的左脚上面。内劲爆发,红色引动的真气在接触的刹那涌进魔风体内。”碰“的一声,魔风顷刻倒地,胜负已分。  “你是谁?”魔风倒在地上,大颗大颗滚落的汗珠显示着他的疼痛。只是喊出的话还有点恶狠狠,“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他不是死了吗?不是死了吗?”不知道想到什么东西,魔风突然间变得歇斯里底,嘴里只是不停的重复“不可能,不可能……”  “他是谁?”看来还真是个艰难的哲学命题啊。这个世界果真不是曾经作为升斗小民的自己所能想象的,李豫亨暗想。看着躺在地上喃喃自语的魔风,有些不理解,又有那么些灵光闪动脑海,想说些什么,想问问魔风这个“他”到底是什么角色与郑铭决的“他”是同一个人吗。只是还是摇摇头对背后的阿杰道了声:”走吧。”  走吧,走得了吗?一入红尘千古恨,这恨不是想走就能走掉的吧。  那么姑且走一步是一步。存在就是合理,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  香格里拉永远不会让顾客失望,尤其是住在总统套房里的顾客。李豫亨把身体埋在柔软的沙发里,抬头眼睛盯着天花板发呆。不论今天一战的成果感受,只论这个沙发还真TM舒服啊。  阿杰坐在侧面,腰杆笔直。不知道是因为当过兵的原因还是这个骄傲的男人对自己的要求。似乎除了见到魔风的时候稍微折了下腰,其他时候他的腰总是标杆一般。不晓得靠起来更舒服吗?  前面茶几上两杯茶依依袅袅还冒着热气,应该是没有喝过一口。只是烟灰缸里横七杂八按满了香烟,依然是200块一包的利群。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从苏西黄回到宾馆再到呆坐沙发,现在大概快到凌晨了吧。可是睡意全无,也懒得讲话只是两个人这样懒洋洋坐着。  “你们今天的动作我看不清楚。”阿杰狠狠按掉手里的香烟终于打破沉默道。  “先不说动作。”李豫亨换了个姿势,“今天的事情是不是结束了,郑爷那边我是不是能交代了呢?”  “我刚给郑爷汇报了事情,郑爷明天就来杭城。地下世界很复杂也很简单,大家都是靠拳头吃饭,今天你打败了魔风。你是代表郑爷的,那么现在杭城的话语权回到郑爷这边。”阿杰停顿了下,深深吐出口气,“你们今天的动作我看不清,我只看到结果。”  李豫亨看着阿杰,这个骄傲的男人今天怕是又受打击了。阿杰刚毅的脸上肌肉耸动,额头爆出青筋,眼神坚定却又密布抹不去的失望还有点点恐惧。“谈谈你的过去吧?”李豫亨点起一根烟。  “我是孤儿,从小在乞丐帮里长大。带我人经常对我拳打脚踢,但不否认没有他我早死了,他有一手绝技,飞刀,在乞丐帮里也算个人物。在我十二岁那年他死了,只留给我一把匕首。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学会了独立,明白这个世界所有的东西都要靠自己的努力才能得来。我苦练飞刀没有一刻停止,终于在我十八岁那年成为了我们乞丐帮的老大。渐渐长大的我也明白要想出人头地就不能局限在一个地方。”  “也是那一年我参加了部队,凭着一手绝技我成为了部队里面的兵。后来我有过一个女朋友,我们准备结婚。”阿杰的脸上闪现过幸福继而又被愤怒代替,“再后来她被人奸杀,是我们部队驻扎当地的一个衙内干的。那一晚我一个人冲进那个衙内经常去的KTV。我没有杀他,只是从此他不再是个男人。”  “然后我逃逸到杭城,被郑爷收留。郑爷是好人,看得起我。”阿杰结束叙述,“今晚你们的动作我看不清楚。”  面对执着的阿杰李豫亨不晓得应该从哪里说起顿了顿:“说起来你不会相信,事实上到目前为止我也还在怀疑我是不是在做梦。几天前我只不过是穷酸的小白领,差不多就是手无缚鸡之力。但一场车祸后一切都改变了。”李豫亨举起左手,将红色条纹交合的火之戒指展现在阿杰面前,“我的一切都是这个戒指给的……”  结束这几天经历的叙述,李豫亨感觉一阵轻松。打趣的看着还在消化中的阿杰问道:“信吗?”  “信。”阿杰的回答简单而直接,接着道:“我听养我大的人说过,这个世界有异能。飞刀练到可以破碎虚空,我一直不相信,现在我信了。”  “教我。”阿杰突然跪倒在李豫亨面前。  李豫亨望着直挺挺跪着的阿杰,良久,伸出手将这个骄傲的男人扶了起来。  ……  狮子峰。杭城西湖边上的名山,所产西湖龙井闻名世界。  “你的伤没什么打紧,只是经脉被火气灼伤。以你的身手世间凡夫是休想近身的。难道是火之使者?你在这里静养下,这件事情我马上向上回报。”一个全身裹着黑色斗篷的人对坐在对面的魔风冷冷道。  “火之使者是什么?”魔风问,“是不是他?”  “多嘴。”黑色斗篷里传来一声呵斥,空气瞬间凛冽。    郑铭决今天依然是初见时候的一身灰色中山装,只是少了些淡定。乐呵呵的笑容满布脸上,显得意气风发。  香格里拉的的菜精致倒是精致只是在李豫亨看起来比起味道与楼外楼似乎还有不少差距。偌大的包房里只有4个人:郑铭决,李豫亨,阿杰以及北方黑道巨枭包建阳。包建阳人如其姓,长得就像只包子,一身黑色西服。所带随从都被关在门外。  “包老板,都说和气生财。人啊怕就是争执了,挣来挣去谁都不安生。你说是不是,包老板。大家和气多好,一起发大财一起享大乐。喝喝酒玩玩女人不是很惬意。对,对,包老板我没说你不是。都是魔风那小子怂恿的,我也不是不怪你么。只是现在魔风人在哪里,你总要给我个交代吧。”郑铭决说翻脸就翻脸,刚才还在推心置腹转眼间就搁下酒杯厉声质问了。李豫亨看得大呼佩服。  “郑爷,我真不知道魔风跑哪里去了啊。郑爷你相信我,明天。哦不今天我的人就撤出杭城。一切还是郑爷你来做主。”包建阳抹了把额头冒出的汗唯唯诺诺像一个管家。  “包老板既然这么爽快,我郑某人也不多说,整个浙山省本来就是我的。另外我还要整个江苏。”郑铭决夹了口菜,语气回复平淡。  包建阳环视整个包房。重重搁下手中的筷子大叫声:“好,既然你郑爷开口,我也不吝啬。只是郑爷你总得给兄弟们留个养老的地方吧。”  “除南京外,其他你自己选一个城市。”郑铭决结束谈话,“包老板要是不饿还是尽快去收拾行李吧。”  “等等,你跟魔风是怎么认识的?”一直观察黑大大佬谈判的李豫亨开口问道。  “这位小兄弟就是击败魔风的吧.”包建阳拱手笑笑,“英雄出少年啊,不服老不行。既如此我也实话实说,到我们这个层次了想必或多或少总接触点灵异的东西吧。我不相信这个世界有神仙,但异于常人的能人异士还是见到过几个。想必小哥也是个中之一。”  “一年多前,魔风是突然出现在我的卧室。一招撂倒我出色保镖。然后打破割据,南下浙山的事都是他一手策划一手实施的。委实来说我不过是个傀儡,占着手上有点资源帮助魔风管理罢了。昨晚落败后人便不知所终了”包建阳结束回答后一脸悲戚的看着李豫亨,丝毫没有黑道巨枭的样子。 共 1378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男人患上死精症的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女性癫痫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