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旅游

分手后一起吃鸡

发布时间:2019-06-25 00:54:10

程树没有如愿亲到靳菁菁。♀杂$志$虫♀不过他还是很满足。今晚,靳菁菁的脸红了好几次。程树没和她说过, 她对自己脸红时的模样, 是可爱的。“我们去吃麻辣串吧!”“好啊。”广场附近的麻辣串摊在靳菁菁的印象中, 好吃到让人恨不得把舌头也一起吞下去。靳菁菁跨坐在塑料板凳上, 认真的挑选着自己爱吃的麻辣串, 程树站在一旁盯着她看。暖黄色的灯光下,她白皙细腻的皮肤没有一丁点瑕疵,长长的睫毛好似两把小扇子, 墨黑的阴影落在暖玉般的脸颊上, 程树从没有一刻, 觉得自己离幸福这样近,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幸好。他万次庆幸老天给了他一次机会。“老板,又辣油吗?我要多一点。”“你这个小丫头, 太辣了,吃多了闹肚子啊。”“没事没事,我能吃,程树,你……哎, 你傻站着干嘛呢?”程树在她身旁坐下, “还是少吃点吧,别坏肚子,明天还有比赛。”他说还有比赛, 靳菁菁却在他认真且严肃的脸上看到了“很重要的比赛”。靳菁菁歪头, 状似思考, “唔……那好吧,那就少放一点。”靳菁菁从小就能吃,小时候她家里虽说不是那么富裕,可在吃上面从不苛待孩子,否则,靳菁菁也不会发育的那么好,否则,程树这个母乳都没吃过几口的小孩也不会长到一米八多的个子,两个人坐在小吃车前,像比赛似的你一串我一串,吃的直打饱嗝。是靳菁菁在打饱嗝,她喝了雪碧,“不行不行,要吐了。”老板还在那数串,他只数了程树那堆,“四十一,四十二,四十三,四十四……算上两瓶水,一共九十七块钱。”程树拿出钱包,递给老板,“在拿一瓶桃汁,正好。”靳菁菁暗想,程树现在真是不得了,有钱人,还有这么凑整的。不过在回酒店了路上,靳菁菁就感谢这瓶桃汁了。“他家麻辣串好咸啊。”靳菁菁一边往肚子里灌桃汁,一边摸自己的肚子,“好涨。”程树看着她圆鼓鼓的肚子,不禁想笑,“我问你饿不饿,你说还行。”“你问我的时候本来就是还行,我刚吃了苹果的,现在不是消化掉了吗!而且,苹果,助消化,嗝。”靳菁菁确实吃多了,她的心情好,食欲也就跟着好。夜晚的马路上有些空旷,行人寥寥无几,偶尔有夜班的北漂骑着共享单车匆匆驶过,靳菁菁走在程树的右后方,看着他前后晃荡着的手,那细长的手指微微弯曲着,空余的空间刚刚好够她把自己的手塞进去。靳菁菁已经好久没有牵他的手了。她放慢了步伐,路灯将两个人的影子投在地上,靳菁菁就把自己手掌的影子,和他手掌的影子,叠在了一起,随着他的节奏晃悠着。程树偏头,盯着地面,笑了。为什么会爱上靳菁菁。他在初时真的疑惑过,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以至于拒绝承认。直到高三快毕业了,快要离开她了,程树才想明白。这世界上不会在出现另一个人,哪怕是不经意的一侧首,都会看到她在说爱你。这世界上不会在出现另一个人,哪怕只是触碰她的影子,都会让心脏疯狂跳动。程树,错过了靳菁菁,你会孤独终老,没有人会这么爱你,你也不会爱上别人。……次日中午,靳菁菁从床上爬起来,眼睛生疼,脸肿的像个大馒头,她昨晚吃太多了,不水肿才奇怪。“啊!怎么办!”靳菁菁内心是崩溃的,今天那么重要的直播,她怎么能用这张脸出现在镜头里!要不……戴个帽子?口罩?反正今天全副武装的人也不会少。靳菁菁一脸苦相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用力的拍脑门。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后悔也晚了。靳菁菁耷拉着脑袋出门去找程树和邓宝,他们就住在隔壁房间,“喂,你们起了没?”邓宝来开门,“呀,大包子。”“大包子你妹啊!”邓宝嘻嘻嘻的笑,“程树洗澡呢,你先进来吧。”靳菁菁走进去,看着酒店房间里的两张大床,一面干净整洁,一面凌乱不堪,便非常自觉的坐在了干净的那张床上,“八点比赛,我们是不是七点就得去啊?”“差不多吧,大老板说七点来,我们现在干嘛?”“看看大神的吃鸡视频呗。”大神是这次吃鸡联赛夺冠的热门选手,除了他之外还有原来和他一个队伍的白羽和杀神,白羽和杀神另组了一队,大神也和三个新人组了一队,两队的碰撞成为了这次吃鸡联赛的热门看点。靳菁菁和邓宝盯着电脑里大神吃鸡的视频,“这枪法,简直了。”“嗯,也不知道和大老板对上谁能赢。”“大老板不行,集装箱里面他都转向,大神走位多风骚啊。”“放宽心,我们四个很有默契的好吗,要是大神,杀神,白羽他们三个一队可能希望不大,他们都散了,我们怕啥。”邓宝絮絮叨叨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其实他心里也虚,比起专业训练过的电竞选手,他们顶天算上路人网友。靳菁菁吃下了他给的洗脑包,“你说的都有道理,不是说还有明星队吗?”“好像就是代言明星,和杀神白羽一队的。”“看什么呢?”靳菁菁扭头,程树穿着浴袍,站在她身后,“看,看比赛视频。”程树一边擦拭自己湿漉漉的头发,一边看着邓宝不知道从哪找的“清晰”视频,等视频结束了,才慢悠悠的说,“这是天赋。”看到这个视频,程树就清楚,他们很难赢了。有些人在某些方面就是天才,是寻常人再怎么努力也比上不上。程树笑着看向靳菁菁,见她也在看自己。所以,靳菁菁才会说,拿到前三就和好吧。晚上八点,所有选手在体育馆就位,一百台电脑摆满了舞台,四周全都是观众,靳菁菁上台的时候有点紧张,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程树在后面扶了她一把,“小心点。”“嗯……”每个选手在就坐的时候,全网直播的镜头都会扫过来,到程树和大老板这,观众席传来响亮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昨晚采访视频大老板和程树特别有卖点的原因,靳菁菁抬头看大屏幕,她和邓宝都被边缘化了,程树和大老板穿着一个颜色的衣服站在那里。还真,真挺般配的。使不得使不得。“现场一百位玩家!你们即将被投放到无人岛!开始危险刺激的求生之路,你们准备好了吗!”现场自带BGM,再加上主持人和观众的热情的声音,让靳菁菁燃的不得了,“准备好了!”不只是他,大部分的选手也都这么喊着。“戴耳机了。”“哦。”靳菁菁戴上耳机,深吸了口气,尽量忘记自己所处的位置,紧盯着电脑,像往常一样,“我们跳哪?”往常毫无疑问的跳军事资源充沛的地方,可现在要慎重一些。程树看着地图,和一旁的邓宝商量了两句,“R城,尽量跳到中心位置。”“好。”到现在这个时候,四个人不出意外,可以完美的跳到同一个天台上,“大老板,你和靳菁菁跳一起,先去摸装。”“嗯。”不管程树怎么提防楚睿延也不能否认楚睿延和靳菁菁在一起组队的时候,摸装备的效率是的。“邓宝,先别去找车了,跟着我。”邓宝习惯一开局就拿到车,否则很容易被人开走,再去找其他的不仅耽误时间,还会打乱了节奏,可现在的情况,必须要谨慎谨慎再谨慎。他谨慎的都有点过了头,“我们一起,没事的。”程树敲了几下键盘,“以防万一。”这上面可压着他的终身大事。靳菁菁和大老板一进屋就倒霉的碰到了人,这种情况下只能拳脚相向,“大老板,你躲开。”大老板没有枪也没比菜鸡好到哪里去,靳菁菁嫌他碍手碍脚的,声音都大了几分。直播的镜头也跟着扫了过来。“嗯……”“你倒是闪开啊!”“我闪了。”靳菁菁直播说骚话习惯了,张口就是一句,“闪现会不会。”大老板抿唇,嘴角略略抽搐。直播的弹幕好多人不认识他,却也有好多女孩说想看他笑的。靳菁菁强撑着一口气打死了那人。“卧槽,吓死我了。”她就剩半血了,幸好找到了枪和子弹,统统交给大老板后,靳菁菁一下安心不少,“跟着我。”“嗯。”靳菁菁的霸气和长相有非常强烈的发差萌,直播的同时,她的微博粉丝涨个不停。另一边,程树和邓宝也是如此。邓宝这个队长当的一文不值,全程被程树指挥着,宛如一个行走的GPS。“邓宝,这附近有车吗?”“120方向,车库里应该有,就是不知道被没被人开走。”“应该不会,没听到车响,精精,来这边,要跑毒圈了。”程树看着安全区的位置,微微皱眉,他们挺不顺的,降落的地方离安全区有一段距离。“嗯。”四个人不用商量,迅速汇合,在一间房子里交换了装备。“程树,狙击给你,谁有7号子弹,我这不多。”邓宝连忙说,“我这有,一百发!”靳菁菁扫了他一眼,“你炫耀个什么劲儿啊。”垃圾小队长。邓宝委屈。“我这有四倍镜,你们谁要吗?”程树问完,紧接着又问,“精儿要吗?”他有时候叫顺口了,就管靳菁菁叫精儿,儿化音不明显,就单单一个字,加上那么点尾音,十足十的亲昵温柔。“嗯,要,我把东西丢这,你们谁需要自己捡。”“哈哈哈哈。”邓宝就特别喜欢物资大佬靳菁菁发放物资的那个时候,让他有种暴富的感觉。“快捡,来人了。”大多数人都想保存自己的实力,开局三分钟,场上还有八十多人。四个人上了车,迅速前往安全区,这个时候程树和大老板一左一右驾着枪,靳菁菁认为自己是安全的,她抽空喝了口水,四处张望。镜头瞬间落在她脸上。。因为留在场上的八十多个选手里,只有靳菁菁把视线从电脑显示屏上移开了。还喝了水。主要是他们距离安全区实在太远了,邓宝干呕了一声,“我都他妈快晕车了。”靳菁菁差点笑喷了,“长途汽车司机,横跨整个地图。”这次的车大概是邓宝玩游戏这么长时间开的远的一次,为了躲避城镇里的大神,还特意绕了点原路。楚睿延说,“快到了。”程树立刻接上,“山上有两个。”垃圾小队长则是一脸懵逼,“哪呢哪呢?”靳菁菁笑眯眯的,“电子竞技不需要视力。”【哈哈哈哈哈哈,十八组求多给点镜头!】直播网页下有二十五个投票点,每阵亡一队就会有一个投票点灭掉,现在票数多的就是明星队,大神队紧跟其后,其次便是靳菁菁的队伍,应广大网友要求,镜头时不时的就会落在他们身上。“八十方向树后面倒了一个。”大老板皱眉,这种局,他打的有些吃力,很难看到有人露头,刚刚好不容易看到了一个,还怎么也打不中。“我去补枪!”邓宝见大老板打着都这么费劲,那一定是一个强有力的对手,这种机会不能放过,况且大老板在山坡上,下面的地图一览无余,胜算很大。所以,又浪了。“啊啊,救命啊,程树救我!有人打我。”“没事,我帮你架着,击倒一个,泡泡别浪!”“我架着呢,先救精精。”“精精,打你的枪在哪?”靳菁菁求生欲望强烈,“我不知道在哪打我,声音很近,应该是草丛里。”一面山坡,大老板在制高点的石头后,相比程树而言,他更能打到靳菁菁那边的人。大老板调转枪口,帮靳菁菁解决了后顾之忧,再回头,垃圾小队长已经死掉了。但垃圾小队长一点都不伤心,“卧槽!我打死了杀神!”大老板一脸冷漠,“准确的说,是我打死的。”邓宝死了,只能收拾东西黯然退场。“你放心,我为你会报仇的!”靳菁菁说的很有志气,却还是悄咪咪的躲到了一旁,她要苟到才能翻盘,人多她就乱。就这么一会的功夫,场上只剩下了不到五十个人,第二轮毒圈也开始缩小了。“我们在安全区中心。”时来运转或许就是这个意思。程树和楚睿延一左一右,人手一个狙击枪,守住了的好位置,却也难免挨打,“九十方向倒了一个,九十方向倒了两个,精精你还有急救包吗?”靳菁菁没有了,“绷带要吗?”“绷带太慢了。”楚睿延看了一眼程树,“我架枪,你去舔包吧。”程树不为所动。太危险了,要谨慎,毕竟是终身大事。靳菁菁犹豫了一下,觉得这事主要原因在自己,要不是她,垃圾小队长就不会死,也就不会造成没有炮灰冒死舔包的情况,“我去吧……”她说完,程树就换上步枪冲了下去。靳菁菁心里一暖,她知道,因为自己在网上被喷的很惨,所以程树和大老板以及垃圾小队长都是想保护她活到,让她在这次直播中用实力证明自己。靳菁菁紧抿着嘴唇,架枪全力掩护程树。程树动作很快,步伐也很风骚,舔了两个包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便原路返回,也没有太贪心。神经紧绷的楚睿延稍稍放松。砰——砰——听到后面传来的枪声,没等楚睿延做出反应,靳菁菁几乎是瞬间把枪移过去,找到了方向,“一枪,两枪,三枪,打倒了。”【6666压枪牛逼啊!】【可以的!】【小姐姐稳】听着观众席上传来的叫好声,程树嘴角的笑容越扩越大,“谢谢你,救了我一命。”“不要客气不要客气,应该的。”“……”楚睿延忍了又忍,还是忍不住了,“你能不能给我个急救包。”“嗯?”楚睿延深吸了口气,一字一句道,“他刚才,打的是我。”

包头的治疗癫痫医院
揭阳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铜川治癫痫哪家专科医院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