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军事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刑罚者的无奈

发布时间:2019-09-25 11:49:33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刑罚者的无奈

柳儒澜!

柳族盖代妖孽,终于赶来,向大人物亮兵。

天戈锋锐,斩碎天地,像是一挂银河从天而降,白晃晃的,满含日月星辰之影。内中月光皎洁,星光斑斓,充塞一体,景象骇人。

“大兄来了!”

“天呐,大兄居然在向耿执事动手?”

所有人都看得傻眼了,对这一幕不可思议。柳儒澜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不分轻重了呢?

然而,事实如此!

柳儒澜横空而来,天戈遥斩而至,阻挠耿执事出手。乘风破浪,斩碎一切,直达耿执事的掌中世界。

喀嚓!

天戈斩碎了巨掌,日月星辰之影纷纷爆碎,撑开了天地无极,破裂了乾坤四象。地火风水咆哮,内中一片混乱。

“轰隆隆!”

雷音滚滚,巨响不断,似有无量劫在其中爆发。趁此机会,康庄金殿托天而起,化作一道金芒没入秦鸿眉心,后者抽身狂退,略有喘息,面色却也隐隐发白。

显然,独斗耿执事的秦鸿并不轻松,金殿被压制,对他的消耗亦是极大。若非柳儒澜及时赶来,他免脱不了被镇压的结局。

白发青年面貌英武,五官端正,横跨虚空降临场中,天戈自动飞回,被他擒握在手。锋锐的气势充塞天地,傲与狂不敛,尽显于外。

耿执事身躯巍峨,施展法天象地,傲立天地,万丈身影像是顶天立地般,状若神魔。大眼瞪着柳儒澜,充斥着浓浓的恼怒。

“大公子,此人滥杀无辜,肆意屠戮同族子弟,实乃罪恶难赦。大公子如此偏帮,是何道理?”耿执事强忍愤怒,瞪着柳儒澜喝道。

虽然柳儒澜的修为不如他,他若想镇压,轻而易举,可碍于对方的身份,他却不得不忌惮。

毕竟是族中大公子,年青一代最杰出的人物。不出意外,未来千年,柳族必是他做主。得罪柳儒澜,不是明智之举。

但碍于自身颜面,及刑罚者威严,耿执事却是不得不质问。

然而,柳儒澜的态度,却是让耿执事险些气得七窍生烟。

“该死之人,自然该杀!”

柳儒澜如此回答,明显偏帮态度险些气炸耿执事的胸膛。

简直是太狂妄有没有?

偏帮得如此理直气壮,有没有?

就算是你兄弟,你也有所顾忌好不好?

可惜,柳儒澜压根儿没有,毫无半点弯弯绕绕,很直接。该杀,他就是要偏帮秦鸿,要问罪,尽管问就是了。

这让耿执事又惊又怒,又恼又羞。

一时间,耿执事都是不知所措,该不该继续擒拿秦鸿。

“浪儿,吾的儿啊!”

却在此时,远方一道悲呼滚滚传来,漫天风云都在汹涌,天地都像是在逆转,风雷咆哮,天地精气汹涌澎湃,极度雄浑。

一道身影驾驭天地,脚踏四海,像是巍峨神魔归来,自遥远天外滚滚而至。声威动天地,狂暴之力搅动乾坤。

一位天至尊,实力雄浑可怕,强大绝伦,乃是早前最先挑衅秦鸿的年轻人柳浪的父亲,柳族玄子门房嫡系长老柳兴风。

这样强大的人物,在外都是可以称尊做祖,可为一方古族的底蕴人物,可横霸一域,独断一方。

“吾的儿啊!”

柳兴风烈发飘扬,浑身火红色长袍,猎猎作响。红色的长发肆意飘扬,刀削般的面目满是狰狞与悲悸,痛苦万分,赶来院落,在柳浪陨落之地徘徊,恨意交加。

看着柳兴风到来,所有人都是神色一粟,哪怕是柳儒澜都是眉色微沉。因为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柳兴风膝下独子,且还是老年得子,故而对柳浪无比宠溺,在柳族是出了名的护短。

如今秦鸿杀了柳浪,且还堂而皇之,无所顾忌,显然是会触怒柳兴风。这样一位天至尊如果不顾颜面出手,别说秦鸿,就算是柳儒澜都是挡不住。

这是一个疯子,出了名的疯。曾经为了与同族嫡系争夺某些利益,手段残忍,无所不用其极。

“敢杀吾的儿,吾要让你生不如死!”

果然,悲悸之余,柳兴风烈发飘扬,回头看向了秦鸿,眼中神色冷酷漠然,嗜血而凶狂,好像一头荒古巨凶复苏,有熊熊恶意在滚滚流淌。

“还吾儿命来!”柳兴风一声咆哮,风声大作,雷火飘扬,从天而降,四周天地精气疯狂澎湃,皆都化作了无边雷火,冲向了秦鸿。

不顾柳儒澜阻挡在前,势要斩杀秦鸿。

“柳兴风,你安敢放肆!”

柳儒澜天戈横档在前,白发飘扬,如龙蛇乱舞,衣袍呼啸,似有滔天法力在熊熊燃烧。手中白晃晃的天戈释放无量光,日月星辰之影滚滚浓缩,聚于天戈之前,随即猛地朝前力劈了出去。

“轰隆!”

天戈横扫一方,切开天地,锋锐之力显露于外,无物能阻,似无物敢阻。滔天的力量疯狂灌溉,天地衍化出一方神人,化作一柄巨型天戈,从天扫落,斩向柳兴风。

雷声剧震,轰鸣延绵,持续不断,打得天塌地陷,日月无光。

“砰!”

可惜,柳儒澜终究力有不逮,不入至尊,距离那道玄关尚差一丝契机,自身未有彻底蜕变。所以手段惊人,却也抵不住天至尊的威势。

稍稍阻碍分毫,天戈即是被崩开,雷火熄灭又复生,重新凝聚,衍化成火焰世界,朝着柳儒澜与秦鸿兜来,要将二人一起收入其中。

“还吾儿命来!”柳兴风怒吼,声若雷鸣,音似龙啸,震动天地乾坤。

秦鸿与柳儒澜皆如遭雷击,七窍淌血,元神都是黯淡无光,几欲崩溃。天至尊之威,绝对是恐怖绝伦的,对他们这些不入至尊的人物而言,简直是可怕。

非无敌人物不能阻!

二人暴退,神色凝重,倍感一种压抑。

柳兴风得势不饶人,明显不愿轻易放过,霎那出手,再度袭来。手掌压盖而落,雷火万重,似有衍化层层诸天之意,兜向秦鸿二人,声威动天地。

这般时刻,危机袭来,显然已不是他们能阻。雷火笼罩,气息覆盖,诸天之势压制,秦鸿与柳儒澜皆都受制,如陷泥潭,分毫难动。

“糟糕!”

柳儒澜面色焦急,浑身冒出层层光辉,日月星辰自其体内穴窍绽放,似虚似实,层层构造,像是衍化出万域之象。

一颗颗日月星辰覆盖周身,冲天而起,迎向雷火诸天,希冀着能够抵挡一二。可最终诸般景象全都被雷火诸天崩开,炸成齑粉,无一合之敌。

“噗!”

柳儒澜都是咳血,整个人气势萎靡下来,本就白润的肤色愈发苍白,看起来如同僵尸面孔,隐隐难看。

秦鸿怒极,浑身燃烧无量劫火,颅海元神发出炽烈之光,层层火焰构造成无形汪洋,灌入康庄金殿,要激活这尊圣人法宝之威。

但一旦激活,圣人法宝便要吸纳他的力量,以圣人法宝之威,恐怕会将秦鸿吸‘成’人干。圣人法宝的强大毋庸置疑,神袛复苏,一旦催动需要的力量还是海量,不可想象的。

以秦鸿的修为,显然不足以支撑,这算是搏命之法。

“嗡!”

所幸,终在关键时刻,虚空破裂,秦鸿二人身后突兀裂开,出现一方黑洞

武道神尊  第一千一百零五章刑罚者的无奈

。内中传出一股恐怖的吞噬力量,拉着二人迅速消退,远遁一方。

再出现时,已然远离了柳兴风,消失在了极尽天边。

众人看得震撼,谁人敢如此大胆,居然当着柳兴风的面前截人?

纷纷抬头,看向远方,即见那虚空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浮现身影。左右手分别提携着秦鸿与柳儒澜二人。

“奉族长之命,押解‘罪犯’秦鸿往‘宗堂’审讯。”老者身影凝实,即是淡淡开口,道出来意。

族长之命?

柳家族长,即是柳家飞鹰柳宇风,柳儒澜的父亲,秦鸿的舅舅。

众人沉默,皆都默默观望,因为他们知道,这次所谓的押解审讯,估计只是个借口,变相在护佑秦鸿呢。

柳兴风闻言,哪会不知道柳宇风的心思,当即面色大怒,咆哮而起,不管不顾的冲向老者。

“柳宇风那老东西,岂敢阻我?”柳兴风怒斥,整个遍布雷火,好似一头雷火巨凶冲霄直上,杀向了老者,势要夺回秦鸿处死。

“族长之命不可违,柳兴风,你想叛族逆宗吗?”老者不为所动,淡漠喝问。

“他柳宇风还判不了我!”柳兴风不曾在意,冲杀的速度依旧。

“哼,不可理喻!”

老者显然也是知晓柳兴风的难缠,后者疯子的形象深入人心,柳族人尽皆知。以他的实力虽然不惧后者,但若被纠缠,只怕许久都是难以脱开身。

并且,被柳兴风纠缠,能不能还保得住秦鸿就可难说了。

所以,冷哼一声,老者潇洒转身,踏破虚空而去,压根儿不与柳兴风有半点交手的意思。

“轰隆!”

柳兴风撞击而来,一拳打爆了空间,天塌地陷,域外群星都是一片灰暗,星海沉浮,天地精气都变得狂暴了几分。

“柳宇风,我饶不了你!”

柳兴风怒吼,目睹着老者迅速消失,他追之不及,只得仰天咆哮,宣泄着胸腔中的恨杀怒意。

许久,柳兴风才冷冷回头,扫了一眼耿执事,最终漠然一哼,留下一道癫狂的背影,瞬息消失。

而自柳兴风离开,耿执事突兀闷哼,如遭雷击,忍不住哇的喷出大口鲜血,脚步踉跄,跌落云端,蹒跚的砸进地面,气喘吁吁,俨然已是重伤。

心头悲悸,却也无奈,耿执事叹息不已。身为刑罚者,也只能够惩戒一些无足轻重的底层,真正上位者的权柄,他们这些刑罚者可压根儿没有半点奈何。

这即是刑罚者的无奈,是典律捍卫者的悲哀。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贵不贵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如何走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费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费用表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的位置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