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泸州信息港 > 军事

目前版本的理财新规有两个争议2019iyiou

发布时间:2019-05-14 18:32:51

版的《商业银行理财业务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近日现身,一石激起千层浪,大片金融企业“躺枪”,引发了金融行业的巨大争议。

目前版本的理财新规有两个争议:

一是给理财划分评级,低于50亿资本净额的银行理财不允许投资非标和权益,人为将大型银行和农商行的理财竞争变得不公平,农商行“输在起跑线上”;

二是非标通道只能走信托,这除了将监管套利的蛋糕人为垄断给信托之外,对于降低金融系统风险、提高市场化程度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一、新规为农商行设立“玻璃天花板”

新规将理财业务分为基础类理财业务和综合类理财业务,只有综合类理财业务才可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权益类资产和银监会认可的其他资产。商业银行要想从事综合类理财业务需符合八大条件,其中关键的一条是资本净额不低于50亿元人民币。

那么问题了来了,为何是50亿,而不是100亿、不是500亿?通过分析数据不难发现,50亿恰好卡死大部分农商行,而对大行、股份制没有影响。

也就是说,“资本净额不低于50亿”可以直接改成“大部分农商行都应该是基础类理财”,银监会的真实意思是“农商行理财就不要搞非标和股权理财了”。

由于“非标”和股权投资收益高于其他资产,“非标”投资一般占理财的三分之一,不能投资“非标”和股权之后,理财收益率必然大幅下降。在可以预见的是,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本就处于弱势的农商行理财的收益率必将下滑,农商行发展理财业务“输在起跑线上”。

在此之前,监管政策对不同类型的银行是一视同仁的,只要满足了相关的资本充足率、风险拨备、“8号文”等要求,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农商行的银行理财资金竞争是相对公平的,在投资范围方面“英雄不论出处”。

理财新规却是门第森严,变相的将农商行这种“穷屌丝”排除在外。这种“嫌贫爱富”将进一步制约农商行的发展,终“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直至农商行被彻底边缘化、直至出局。

需要看到的是,农商行昔日在支持“三农”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如今却遭遇发展的“玻璃天花板”,宝宝心里怎能不委屈?

一个有意思的点是,银监会的理财新规是对越小的金融机构约束越严,而央行的存款准备金率却是对越大的金融机构约束越严。目前执行的大行存准率17%,中小行存准率15%,对大型银行的监管约束显然高于中小行。

我们猜测,央行的逻辑可能是,大行重要,所以要约束更多;银监会的逻辑可能是,小行能力差,所以要约束更多。两者到底谁对谁错?

即使要加强对小银行的监管,为何不是通过相对公平的指标体系进行监管,而必须要对大行和小行人为划定不同的投资范围?

二、券商和基金遭遇“出身歧视”

新规还规定,商业银行理财产品所投资的特殊目的载体不得直接或间接投资于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符合银监会关于银信理财合作业务相关规定监管规定信托公司发行的信托投资计划除外。

也就是说,未来银行理财资金进行非标投资,不能走券商、基金子公司通道,只能走信托通道。

这也是令人困惑的地方:对于非标通道类业务,都不允许做是合理的,都允许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但只允许一部分机构做是什么逻辑呢?

将非标投资完全划给信托,既不能降低风险,也不能杜绝通道业务监管套利,只是将监管套利蛋糕人为划定给了信托。

信托和券商和基金子公司的区别在于:信托受银监会监管,券商和基金子公司受证监会监管。这种“顾亲儿子不顾邻家孩子”的态度并不利于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和充分竞争。

众所周知,通道业务的出现本身就是一种监管套利行为,是由于市场化程度不足和监管不完善导致的。要想解决这一问题、提高金融市场的资源配置效率,应当建立统一的市场和统一的监管,而不是进一步划界而治,各守一摊,这也违背了金融监管的发展方向。

自从去年股灾以来,金融市场监管制度的缺陷引发各界的广泛反思,监管层也在痛定思痛之后着手加强和改进监管。但从大方向上说,监管体制改革是朝着市场化、公平化的方向前进,而不能借加强监管的机会跑马圈地,固步自封。

疾风知劲草。越是艰难的时刻,越能展现改革者的智慧和勇气!

2009年武汉体育种子轮企业
2016年青岛汽车出行战略投资企业
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海航的危与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